青丘狐傳說-線上看-戲劇劇情介紹- (25).jpg  

第1集
  盤古開天闢地時,陽清為天,陰濁為地,造就日月山河,女媧賜大地生機,萬物靈性,讓人間成為樂土,女媧讓靈狐成為身邊四大神獸之一,分別與麒麟、鳳凰、青龍並列,靈狐機智通人性,甚得女媧的喜愛,其後女媧為平復西周戰亂,將靈狐派入人間迷惑紂王,卻帶來了人間的劫難,女媧震怒,將靈狐踢出四大神獸之列,剝去神獸仙力,譴至青丘,罰其栽育魅樹,上奉天帝,魅樹五百年一結的魅果能夠讓食用者獲得無上的魅惑仙力。
  靈狐一族都在為迎接魅果的盛典做準備,嬰寧獨自一人坐在小橋上等待沐浴後的花月前來一同去參加盛典,這時有東西侵入了她的頭裡。嬰寧慌慌張張的找到花月,告訴她狼族來犯,要她趕緊去通知狐族姥姥,花月離開後,侵入嬰寧頭裡的東西也飄走了,嬰寧在草地上昏迷過去。
  飛月雖然對人間情愛不感興趣,但她十分好奇五百年一結果的魅果到底長什麼樣子,便一個人來到了魅樹下尋找成熟的魅果,此時有一黑衣人也來到了魅樹中,飛月察覺到她是想要偷成熟的魅果,出手阻攔,兩人從青丘打到了人間的京城,飛月終因法力不夠敗下陣來。在打鬥中飛月從黑衣人身上扯下了一塊布料,狐族姥姥通過水鏡發現黑衣人就在京城孟家。
  狐族長老建議狐族姥姥把魅果被盜一事稟告女媧娘娘,先向女媧娘娘請罪,之後再想辦法,但姥姥認為已經到了這一步,能瞞多久就瞞多久,只要女媧娘娘還沒有發現,他們就有找到魅果的機會,長老提出找柳長言來查魅果被盜一事。
  作為靈狐族長的柳長言聰穎過人,成功學到袖裡藏寶之術後回到青丘,姥姥要他儘快找出魅果的下落。柳長言問花月是從哪裡得知狼族來襲的消息,花月表示是嬰寧告訴自己的。正巧嬰寧此時經過此處,可嬰寧表示自己在大樹下睡著了,根本沒有通知過花月狼族來襲的事情。花月認為柳長言他們是想找個替罪羊去女媧娘娘那裡請罪,柳長言好言安撫,花月表示自己要去人間追逐情愛,要他們有事兒去人間找自己。
  花月讓兩個喜歡自己的男人到很高的山崖上給自己摘花,兩個男人為了能夠摘得鮮花,一邊攀山一邊撕扯另一個人,兩人在糾纏中紛紛從山崖跌落,捉妖道士卓雲及時出現,救下了倆人。花月見他英俊瀟灑,不由對他心生愛慕。可卓雲是特意來收服花月的,花月表示自己從來沒害過人,指出他應該去收那些害人的妖,但卓雲認為她利用美色誘惑世間男人,就是在禍害世人,花月告訴卓雲自己從沒使用過狐媚之術,那些男人追求自己導致家破人亡是因他們原本就好色,卓雲無法苟同她的說法,認定她就是那害人的妖,要收服她。
  家裡開雜貨鋪的阿繡到野外採花,歸家途中遇到了正在跟卓雲鬥法的花月,花月被一塊大石頭追逐,為了不讓阿繡受傷,她及時拉住了阿繡,讓阿繡免于被飛石攻擊。阿繡幫花月躲過了卓雲的追蹤,花月因受傷變回了狐狸的原形,阿繡嚇得花容失色,跑到了野外。當發現天空上方盤旋著雄鷹時,心地善良的阿繡擔心變回原形的花月會被雄鷹吃掉,想到她對自己的救命之恩,決定把她帶回家中去救治。
  花月一直都在阿繡家養傷,跟阿繡建立了深厚的友情。花燈會當晚,阿繡精心打扮,告訴花月自己要去參加花燈會,晚上不能夠陪她一起吃飯了。花月對花燈會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阿繡不想讓花月知道自己跟心上人劉子固的事情,便謊稱自己是去觀察別家製作花燈的手藝,告訴花月這是件很無聊的事情,花月猜出阿繡沒有如實相告,偷偷摸摸地跟著阿繡來到了花燈會,卻因人群太過擁擠跟丟了阿繡。
  花月一出現在花燈會上,就吸引了無數男人的眼光。花月對燈謎大會很感興趣,圍在她身後的男人都前來跟她搭訕,花月表示只要有人能為自己贏得花燈,自己就跟他同遊花燈會,男人們聽後各個摩拳擦掌,可惜用盡了渾身解數也想不出謎底,聰明的花月見男人們如此愚笨,只得自己說出謎底。就在花月要回答第二個謎語時,劉子固早她一步說出了謎底,花月見劉子固相貌堂堂,談吐得體,不同於那些蠢笨的男人,不自覺對劉子固露出了欣賞的目光。

第2集
  花月和劉子固兩個人在猜謎上平分秋色,燈謎大會的主辦方臨時增加一題,花月正苦思冥想謎底,已經猜到答案的劉子固在一旁對花月使眼色,在他的提醒下花月猜出了謎底,得到了心儀的花燈,劉子固也拿到了阿繡最愛的蘭花。花月追上劉子固,表示剛剛多虧他的提醒才得到了花燈,認為自己應該遵守承諾跟劉子固一起逛花燈會,可劉子固表示自己已經有約在身,拒絕了花月。
  花月從睡夢中醒來,看到阿繡正在溫柔地澆灌著蘭花,她猜出阿繡跟劉子固的關係不一般,就變成了劉子固的模樣來見阿繡。阿吉看到阿繡帶著劉子固到了她的閨房,把這件事告訴了阿繡的父親,阿繡的父親帶著阿吉來到了阿繡房間,卻沒有發現劉子固的蹤影。阿繡的父親告訴阿繡自己絕對不會同意她跟劉子固交往,認為劉子固是個不學無術的人,可劉子固吸引阿繡的地方正是他的與眾不同。阿繡的父親告訴阿繡什麼樣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阿繡指責父親的思想太過迂腐,這讓她的父親大發雷霆。
  阿繡的父親離開後,變成劉子固模樣的花月從筐子裡鑽了出來,阿繡早就發現劉子固是花月變出來的,指責花月太無聊。花月從阿繡那裡得知了阿繡跟劉子固的愛情經過,很是感動,決定幫兩人一把。花月大方把自己的家提供給阿繡和劉子固,作為他們固定的約會地點。
  阿繡的父親趁著阿繡不在家中,讓阿吉把劉子固送來的破扇子全部扔掉,阿吉認為扔掉可惜,不經意說出每次劉子固送來的扇子經過阿繡的雕琢之後,總能夠賣得出去的事情,這話提醒了阿繡的父親,他猜出阿繡跟劉子固是通過扇子暗通情意的。阿繡的父親在阿繡回家的路上堵著,果然看到了阿繡跟劉子固在一起。
  阿繡的父親為了讓阿繡見不到劉子固,把阿繡關到了房間裡,阿繡在房間裡傷心哭泣。花月認為這是個考驗劉子固真心的好時機,阿繡不明白花月的意思,花月表示如果劉子固真的對她有意思,知道她被困在房間裡受盡煎熬,一定會想辦法來見她,但如果劉子固一直沒出現,只能說明她在劉子固心裡的位置還不夠重要。阿繡聽了花月的一番話,表示她相信劉子固對自己的感情。
  卓雲事先在花月出沒的樹林裡撒下磷粉,不知情的花月踩中磷粉,暴露了自己的行蹤。卓雲把鎖妖繩放進了一個盒子裡,盒子被送到阿繡的房間,阿繡不經意把盒子打開,花月見到鎖妖繩得知卓雲已經找到了自己。為了不讓阿繡受到意外傷害,花月把卓雲帶到了一個山洞裡跟他鬥法,法力尚弱的花月不一會兒就被卓雲困在了他設下的結界裡。卓雲認定花月是一隻魅惑世間男人的妖,手上沾滿了無數男人的鮮血,表示自己要替天行道,收服她這只小妖。花月讓卓雲用法力看她的手,表示如果她的手上沒有沾人血,卓雲就得放了她,卓雲根本不相信花月的話,為了讓花月心服口服,卓雲用法力看了花月的手,結果花月的手上沒發現任何鮮血,卓雲只得消除結界,放出花月。
  阿繡的父親看到劉子固出現在自家雜貨鋪裡,想要打劉子固,被阿吉和阿繡攔住,阿繡的父親要阿吉把阿繡強行帶回了房間。劉子固告訴阿繡的父親自己對阿繡是真心的,一定會對她好,可阿繡的父親表示自己不會相信他的話,把他送來的扇子全都扔了出去,告訴劉子固從今以後雜貨店都不會收他的扇子,警告他離阿繡遠一點兒。
  阿繡以為劉子固不要自己了,十分傷心,花月在一旁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安慰她。這時從牆外飛進來一隻燕子形狀的風箏,上邊寫著情詩,並在最後落款處寫著“明日申時在樹林的小屋裡相見”的話,阿繡見此終於破涕為笑。可阿繡不知道該怎麼才能瞞過父親去跟劉子固見面,花月表示自己一定會幫忙。

第3集
  花月為了讓阿繡跟劉子固相會,自己變成了阿繡的模樣留在阿繡家中,讓真的阿繡去自己家見劉子固。阿繡的父親這時候來找假阿繡花月,告訴她自己已經為她定下了一門親事,物件是嘉慶酒樓的少東家高公子,花月聽到這個消息,急忙跑回樹林的家中把這件事告訴了正在與劉子固見面的阿繡。
  劉子固聽說阿繡已經被定了親,想要帶著阿繡私奔,可從小被教育要遵從三從四德的阿繡拒絕了劉子固,她覺得婚姻大事必須得經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些話讓不懂人間禮教的花月十分頭疼。阿繡告訴花月,劉子固已經寫信給家鄉中的寡母,一旦那邊有消息傳來,劉子固就會上門提親,到那個時候她再說服她爹接受劉子固。阿繡要花月幫自己想辦法拖延跟高公子的婚期,花月對她的行為有些生氣,但經不住阿繡一再懇求,最看不慣有情人受苦的花月答應幫忙。
  花月打算利用自己的魅力讓高公子對自己傾心,就在花月跟高公子說話時,她發現了高公子背後有卓雲的法器,有些不高興。花月找到卓雲,質問卓雲是不是愛上自己了,否則為什麼總跟著自己,卓雲有些激動,表示自己會跟著她是因為自己要防止她去害人。卓雲認為花月對高公子圖謀不軌,花月說自己都是為了幫阿繡,一番話說得頭頭是道,讓卓雲無從辯駁。
  花月跟卓雲等在高公子經過的小巷子裡,見到高公子出現,花月要卓雲假裝調戲自己,可從來沒碰過女人的卓雲不知道該怎麼去做,反倒被花月給“調戲”了。花月的喊叫聲吸引了高公子的注意,高公子救下花月。高公子因被花月吸引,派人去退了跟阿繡的親事。
  劉子固因鄉下母親病重,不得不暫時回鄉去照顧母親。臨走前劉子固提著禮物來到雜貨鋪,向阿繡的父親表明了自己對阿繡的真心,他告訴阿繡的父親,母親病癒後他一定會帶來媒妁之言,希望阿繡的父親成全,可阿繡的父親不為所動,當著阿繡的面表示自己永遠都不可能把阿繡嫁給他這樣一個無賴,趕他離開。劉子固沒有得到阿繡父親的承諾,不肯離開,阿繡父親對他大打出手,劉子固強忍疼痛,不吭一聲。看不下去的花月使用法力把懸掛在門口的花燈的線給弄斷了,劉子固注意到花燈掉下來,撲倒了站在花燈下的阿繡父親,讓他免於受傷。劉子固以德報怨的行為讓阿繡父親有些難以面對劉子固,表示劉子固的這些小把戲不可能感動自己,劉子固含淚為自己辯解,阿繡父親怏怏然離開。
  阿繡送走劉子固回到家中後,父親要她收拾行李回鄉下去,告訴她自己在鄉下為她訂了一門親。無力反抗父親決定的阿繡只得再一次找花月幫忙,表示如果劉子固找到她問自己的下落,就告訴他“斯人已逝,生者如斯”,認為這樣劉子固就會斷了對自己的念想,另尋他愛,花月覺得阿繡應該為自己的幸福抗爭到底,不應該輕易放棄,阿繡表示花月不懂人間的紛繁複雜。阿繡臨走之前,把自己親手做的香囊送給了花月。
  劉子固回到城裡得知阿繡一家早就搬走了,便來到花月家中找阿繡。花月騙劉子固阿繡已經病逝,讓他另覓良緣,劉子固聽後十分痛苦,決定跳水輕生。花月從雀妖那裡得到這個消息,趕到水邊把劉子固救了上來,並用自己的真元為他續命。
  卓雲發現高公子被山妖所傷,認為這件事必然與花月有關,便來找花月。花月告訴卓雲,自己騙劉子固說阿繡死了,這才讓他想不開尋了短見,卓雲告訴她情是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可以草率做決定,花月始終不能理解這種痛。卓雲告訴花月,高公子因她才被山妖所傷,昏迷期間不斷的叫著她的名字,問她有什麼感覺,花月對此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卓雲斥責她不懂情愛,不該欺騙高公子的感情,花月不耐煩地表示自己以後不去招惹高公子就是了。花月還在為劉子固的事情發愁,問卓雲該怎樣做才能救回劉子固,卓雲表示劉子固的心已經死了,只有讓他自發求生,才能有一線生機。
  昏迷中的劉子固夢到了阿繡,阿繡告訴他他的陽壽未盡,應該回到陽間,說完就推了他一把,劉子固從昏睡中醒來。讓劉子固驚喜的是,阿繡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劉子固得知阿繡是半路逃回來的,她也已經給她的父親去過信了,表示以後一定帶著阿繡去跟她父親道歉,隨後他發現花月並不在家中,問阿繡花月的去向,阿繡說花月外出遊玩了。

第4集
  就在卓雲要收服山妖的時候,阿繡出來阻攔,山妖趁此機會成功脫逃。卓雲不明白阿繡怎麼會突然幫助山妖,這時阿繡變成了花月的模樣。原來自從卓雲說了要讓劉子固自發求生之後,花月便想到劉子固會為阿繡尋死,必然也會為阿繡而生,因此變成了阿繡的模樣陪在劉子固身邊,卓雲認為她這件事做錯了,可花月認為自己這是在助人,沒有任何不妥。
  阿繡一直拿著劉子固給她的扇子鬱鬱寡歡,阿繡的父親看到後十分生氣,把扇子扔到了水井裡。晚上,阿繡趁著父親睡著了,到水井下找扇子。就在阿繡在井下尋扇的時候,她跟父親借住的山莊來了一夥山賊。聽到呼喊的聲音,阿繡從井底爬了上來,眼前遍地的屍體觸目驚心。阿繡在屍體中尋找父親,一個山賊發現了阿繡,緊緊抱住了她,這時阿繡的父親從假山後走出來,為了救心愛的女兒,他被山賊殺死。
  花月從雀妖口中得知阿繡被大火燒死,十分傷心,對劉子固的態度也十分惡劣。劉子固為了讓假阿繡開心,不惜冒險到山崖上採花,想要把花調成顏料為假阿繡畫一幅畫像。假阿繡花月看到了這幅畫像,十分感動,吻了劉子固。
  花月每日都以阿繡的模樣面對劉子固,跟他一起在家中花前月下,這天花月陪著劉子固一起喝酒,劉子固微醺睡著了。這時雀妖來告訴花月,真正的阿繡出現了。因山妖一直對花月心有愛慕,加之之前花月變成了阿繡的模樣阻攔卓雲收它,它便錯把真正的阿繡當做了花月。就在它要對阿繡下手時,花月出現打退了山妖。花月把這些日子自己假扮她陪在劉子固身邊的事情告訴了阿繡,阿繡很通情達理,沒有責怪花月,她十分感謝花月這些日子的付出。
  阿繡要贖回雜貨鋪,花月跟她一起來到雜貨鋪找陳老闆要契約,可陳老闆開口就要五百兩,這對阿繡來說無異于天方夜譚。花月認為陳老闆趁火打劫,對他施展了法術,成功取得了契約。可阿繡並沒有像花月那麼高興,認為花月剛剛對陳老闆施了狐媚之術,才讓陳老闆突然把契約交了出來。阿繡質問花月是不是在假扮自己期間愛上了劉子固,所以總是想方設法去討好劉子固,花月不承認這件事。阿繡覺得取得契約的手段不夠正當,決定把契約還給陳老闆,表示自己最討厭說謊的人。
  卓雲一直在樹林裡尋找山妖的蹤跡,想要收服這只為禍人間的山妖,花月也前來幫忙。卓雲問花月為什麼來幫忙,花月表示這只山妖傷害了阿繡,而且一直對自己圖謀不軌,為了替天行道,她要幫他剷除山妖。沒想到卓雲雖不懂男女之事,但卻輕易看穿了她的心思,認為她是愛上了劉子固,擔心山妖會傷害到劉子固,這才來幫自己解決山妖的。花月見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索性大方承認自己的確愛上了劉子固,但她表示自己向來喜新厭舊,不久就會對劉子固失去興趣,突然她話鋒一轉,要卓雲陪在自己身邊,幫助自己忘掉劉子固,卓雲一時之間不知所措,花月對卓雲使了個眼色,原來她這麼說是為了引出山妖來。在跟山妖打鬥過程中,花月不小心被山妖所傷,卓雲見花月受傷,全力收服了山妖,並把花月掉下來的香囊還給了花月,花月為了感謝卓雲,親了他一口,卓雲震驚不已。
  真正的阿繡回來之後,儘管與花月所扮的假阿繡的行為和性格大相徑庭,劉子固也沒有任何懷疑。而花月已經無可救藥的愛上了劉子固,因此總是趁著阿繡外出時變成阿繡的樣子跟劉子固玩耍。原本阿繡是要去鎮上送貨的,可半路看到天色陰沉,猜想應該會下雨,便回到花月家拿雨傘,意外發現花月變成了自己的模樣跟劉子固卿卿我我。
  阿繡質問花月為什麼要欺騙自己,花月見隱瞞不下去,只得表示自己真的愛上了劉子固,自從她回來以後,自己一直備受煎熬,想要忘掉劉子固卻不得要領。阿繡認為花月假扮自己的行為既欺騙了自己也欺騙了劉子固,要花月別再假裝成自己的樣子。花月聽了這話有些激動,表示自己跟劉子固也是情意相投,提醒阿繡在劉子固受傷期間是自己一直陪在劉子固身邊,認為自己也有資格繼續陪伴劉子固,質問阿繡為什麼不能把她的情意分給自己一半,阿繡覺得花月的那番話太過荒唐,表示自己會跟劉子固永遠離開。

第5集
  劉子固在樹林中遊玩,遇到了手持臘梅活蹦亂跳的花月。劉子固好奇地問花月此時並非寒冬為何會有臘梅,花月表示林中有山,高聳入雲,山上常年積雪,恰有臘梅生長于此,並力邀子固同去觀賞,子固慨然應允。花月趁機向子固表露心意,子固表示自己的心裡只有阿繡一個人。
  阿繡和子固搬回鎮上,小鳥將此事告知了躲在樹林裡的花月,花月口是心非地表示自己並不在意,卻還是不由自主地尾隨著子固和阿繡。躲在後邊的花月看到阿繡和子固在飾品攤前有說有笑,嫉妒的她施展法力讓整個街道狂風四起,子固抱緊了驚慌的阿繡,當搖搖欲墜的柱子要倒向阿繡時,子固轉身將自己的後背對向了柱子。卓雲及時出現,用法力讓柱子倒向了另一邊,避免了傷及無辜。卓雲痛斥花月的行為,花月表示自己也不想這樣,但無奈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脆弱的花月依偎在卓雲懷中,對花月暗生情愫的卓雲心中不忍。來到林中採花的子固與花月巧遇,子固與花月寒暄後便匆匆離開,獨自一人去觀賞山上獨梅。一路尾隨的花月又變成了阿繡的樣子,與子固談情說愛。兩人返回途中,花月看到受傷的小田鼠,上前想去幫助卻被田鼠抓傷了手,子固拿出自己的手絹幫花月包紮。子固突然想起自己與王公子有約,花月則表示自己可以獨自回去。卓雲前來,他提出他可以代為送阿繡下山。
  晚歸的子固買了阿繡愛吃的豌豆黃,阿繡正在趕制魚形花燈,兩人有說有笑。此時,卓雲帶著花月佇立在阿繡家窗外,卓雲想讓花月明白阿繡與子固兩人真心相愛,但是機警的花月在傷心之餘也發現了劉子固的異常。
  翌日清晨,子固剛一出門,阿繡就迎面走來央求子固帶他一同前往。子固看到阿繡的手上纏著自己的手絹,以為是花月幻化成的阿繡,便帶她來到樹林中。子固解開了阿繡手上的手絹,卻發現阿繡的手上並無傷痕,花月幻化成阿繡也出現在二人面前,花月指責劉子固明知有兩個阿繡,卻還是能泰然自若地與二人相處。劉子固詫異花月發現了他的心思,他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更愛誰,阿繡與花月都決然離去。子固呆立在此地,卓雲勸說他去追尋自己喜歡的一方,但他表示自己不知道更喜歡誰。卓雲對子固大打出手,事後,子固向卓雲坦露心跡,卓雲勸他不應該選擇逃避。
  阿繡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花月則在嘉慶酒樓喝酒買醉,爛醉如泥的她沖出酒樓,不放心的高公子護送花月,花月誤以為他是劉子固,便對他說出了心裡話。得知內情的高公子氣急敗壞,他認為花月戲弄了他的感情。
  酩酊大醉的花月躺在樹林中睡著了,害死了高公子的山妖趁機將高公子的血滴在了花月的手上。清晨,阿繡擔心徹夜未歸的子固便前來花月處尋找,兩人都不願意放棄子固。花月目送阿繡離開,樹妖突然現身偷襲花月,阿繡替花月擋了一擊後暈倒在一旁,卓雲趕至此地,山妖逃走,誤以為高公子是花月所害的他對花月大打出手,慌亂中,阿繡醒來替花月擋了致命一擊,花月回想起與阿繡相處的場景,潸然淚下,卓雲此時方知自己上了山妖的當,後悔不迭。

 

分集劇情

 

第6集
  身受重傷的阿繡三魂四散,卓雲帶著花月與劉子固趁著夜色在樹林裡尋找阿繡的魂魄,卓雲將所尋得的阿繡的第一魂和第二魂送入阿繡體內,但追尋不到第三魂的下落。三人只能等到夜幕降臨再尋找。
  卓雲給花月送來她最喜歡吃的梨,他想向花月表露心跡。但花月急於去照顧劉子固。自阿繡昏迷不醒後,痛不欲生的子固一直陪在她身邊。花月給子固端來了飯,但子固表示自己沒有胃口。子固告知花月自己的所作所為傷害了她與阿繡,他很自責,他表示自己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阿繡的第三魂的下落。月夜,卓雲與花月、劉子固再次來到樹林中,卓雲用計逼得山妖現身,原來,阿繡的第三魂就在山妖手中,山妖提出了以花月來換阿繡的第三魂的條件,卓雲斷然拒絕,兩方大打出手,慌亂中阿繡的第三魂飄走,山妖也被卓雲封印。卓雲告訴子固阿繡的第三魂會憑藉自己的記憶去往此生中最重要的地方。子固三人回到鎮上,他帶卓雲與花月來到了阿繡與他相處的各個地方,回憶起了他與阿繡相知相愛的經過。
  又是一年花燈會,子固帶著卓雲與花月守在阿繡的魚行花燈前,果不出其然,阿繡的第三魂也前來此地。子固上前,他深情地將當時二人在此地所說的話,重新說給阿繡的第三魂聽。子固熱淚盈眶,一旁的花月則傷心落淚。
  子固帶著阿繡的第三魂回到了家中,卓雲做法,將阿繡的第三魂送入她的體內,但阿繡並未如期醒來。卓雲只得向自己的同門師兄請教,卓雲得知了讓阿繡醒來的方法後本想隱瞞,但是被花月略施小計看到了。原來,救阿繡的方法就是將花月百年修為的丹力注入阿繡體內,花月決定犧牲自己成全阿繡與子固,她帶著子固前來樹林中嬉戲遊玩,她吻了子固。趁著子固睡著,花月離開去找卓雲,讓卓雲作法,幫助阿繡醒來。回到家的子固看到了醒來的阿繡,他抱著阿繡痛哭流涕。在一旁的卓雲和花月看到此情此景,百感交集,花月祝福卓雲早日找到另一半,殊不知,卓雲早已對她萌生愛意。
  在雜貨店接待完客人的阿繡聽到巷子裡動物的叫聲,以為是靈狐的她滿心歡喜地打開籠子,卻發現裡邊是一隻貓,此時,她的相公前來此處尋她。那位稱呼她為娘子的人,並不是年少時與自己情投意合的劉子固。
  喪失了百年修為的花月一夕之間容顏蒼老,滿頭銀髮,她即將返回青丘,卓雲前來送別,兩人相視一笑,又各自轉身離去。嬰寧看到花月十分吃驚,另一邊,姥姥和柳長言正在為飛月擔憂,因為飛月已經潛入京城孟家,她想要找到偷竊魅果的女賊的下落。

第7集
  飛月化身為孟安德新婚妻子范倩茹的貼身丫鬟,隨她一起來到了孟家。飛月與範倩茹一起去寺廟為身體孱弱的孟安德祈福,回家途中,飛月看到了趙丞相在民間深受百姓愛戴的盛況,她也見識到了孟家二少爺孟安仁的飛揚跋扈之態。範倩茹告訴飛月對一個人的感情不同,看法自然也就不同。蘇喜故意撞了飛月並趁機在她手裡塞了張紙條,飛月看後臉色大變。回到青丘的她本以為自己會被柳長言責罰,但出乎意料的是,柳長言支持她的舉動並囑託她小心行事。飛月告訴柳長言她認為孟安仁的嫌疑最大。
  孟家,飛月趁孟安仁出去後潛入他的房間想要尋找魅果,正當她拿著一根頭髮唏噓不已的時候,孟安仁突然返回,質問她此舉有何目的。孟安仁拉著飛月去見範倩茹和孟安德,將飛月的舉動告訴了二人。飛月無奈,只得謊稱自己愛慕二少爺久矣,潛入他的房間是因為想要瞭解他的喜好。身為兄長的孟安德認為安仁也是時候成親了,安仁順勢表示自己今晚上就要和飛月成親。此言一出,眾人大跌眼鏡。安德向飛月表示他會替飛月做主,擇良辰吉日讓安仁與她成婚。驚慌失措的飛月跑回青丘,向柳長言尋求辦法。柳長言認為既然孟安仁是大奸臣,又私通叛軍,如果花月找到了孟安仁的把柄,就可以反制他。
  孟安仁帶著手下出門辦事,飛月悄悄尾隨,她聽到安仁與他人商議扳倒趙剛,私賣兵器之事。單純的飛月跑到趙丞相的府上,將此事告訴了趙丞相。趙丞相帶重兵來到孟府,他的府兵截獲了孟安仁送出城外的兩口木箱,打開後發現裡邊裝的只是水果。原來孟安仁早已察覺到飛月跟蹤他,有所警覺的他做了準備。氣急敗壞的飛月施展法術,在水果箱中變出了兵器。自以為抓到孟安仁把柄的趙丞相拉著孟安仁到皇上面前評理,面對趙丞相的咄咄逼人,孟安仁沉穩應對,他指出水果箱中的兵器乃是飛月利用幻術所致。皇上要飛月當場施展幻化之術,飛月沒有任何行動,大殿上卻無端變出了花朵。其實,這是躲在暗處的範倩茹所為。趙丞相偷雞不成蝕把米,被皇上訓斥。
  回家途中,孟安仁與飛月發生了爭執,飛月指責孟安仁借戰爭斂財,孟安仁斥責飛月不明所以就莽撞行事。回到孟家後,飛月向小姐和安德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安仁重提與飛月結婚之事。飛月私下告訴孟安仁自己根本不喜歡他這種人,孟安仁則表示自己會改變的,他約飛月到湖邊相見,向飛月坦露心跡。
  飛月將自己內心的疑惑說給範倩茹聽,小姐勸她放下對安仁的成見。飛月給孟安仁熬了姜湯並送到他的房裡喂他喝下,玩心大起的孟安仁假裝自己喝完姜湯身體不適,在床上打起了滾,擔心得直掉眼淚的飛月得知這是安仁的惡作劇後十分生氣。柳長言將飛月從女賊身上扯下的衣角交給她,叮囑她將衣角至於廳堂暗處。這樣,女賊一施法,長言便能得知她是誰。
  飛月剛將衣角塞在廳堂花瓶裡,就被範倩茹注意到,飛月將自己的所作所為告訴了自家小姐,待飛月走後,範倩茹消除了衣角上的法力。

第8集
  範倩茹告訴飛月安仁想要帶她出席碧雲郡主的壽宴,而且安仁還為此準備了一件稀世珍寶。飛月找到安仁,她向安仁撒嬌希望安仁能讓她看一眼所謂的稀世珍寶,因為她想確認這件稀世珍寶是不是她苦苦追尋的魅果。孟安仁趁機提出要飛月嫁給她,飛月狠下心來答應了他。安仁表示自己會在七夕之日將這件珍寶送給飛月。
  柳長言以飛月表哥的名義來到了孟府,他詢問飛月放置裙角之事,飛月如實相告,說出自己將此事告訴了小姐,這使柳長言懷疑起了範倩茹並在孟府施下了法術。飛月在花園中遇到了正在為安德繡荷包的倩茹,倩茹告訴她七夕節將至,她也應該為安仁繡一個荷包。繡技拙劣的飛月不顧針刺之痛,為安仁親手繡制了荷包。安仁約飛月七夕節到湖畔涼亭相會。飛月如約而至,安仁向飛月深情表白,他當著眾人的面,表示自己願意為了飛月改邪歸正,並向飛月求婚,害羞的飛月面對安仁的舉動,一時無所適從,逃離了人群。安仁緊追不捨,他勸慰飛月,為飛月買了她喜歡的糖炒栗子,兩人一起遊湖,談天說地。安仁的舉動被正在遊湖的碧雲郡主看到,一直心系安仁的碧雲郡主十分嫉妒飛月。
  安德感慨自己喝完倩茹熬制的湯藥後渾身舒暢,殊不知他的湯藥是倩茹耗用自己的內力熬制而成。每次熬藥,倩茹都會支開身邊的下人,以方便自己施法。已在孟家布下法術的柳長言通過水鏡看到了倩茹的舉動,原來,倩茹是一隻守在人間百年,只為等待自己情郎的金狐。倩茹一直想將自己的身世告訴蒙德,但她知道孟德堅持認為人妖不能相戀,她只能選擇隱瞞。
  安仁為賑災款發愁,碧雲郡主提出她可以相助,但前提是安仁要讓她高興。安仁知道碧雲郡主對他的情意,無奈之下,他只能將飛月帶至郊外,無情地奚落了飛月,其實這是安仁在碧雲郡主面前演的一場戲。但是不明就裡的飛月信以為真,傷心的飛月哭著回到了青丘,姥姥認為應當趁此機會磨練飛月,便故作無情的將她趕回了郊外。
  樹林中,傾盆大雨不期而至,飛月暈倒在林中,安仁前來尋得飛月將她抱回府中休養。醒來的飛月堅持要離開孟府,體力不支的她踉踉蹌蹌地走在大街上,行數米後,她又暈倒在地,安仁將她抱回府中,悉心照料。

第9集
  暈倒在街上的飛月被安仁抱回孟府悉心照料。倩茹向安仁追問他和飛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並囑咐安仁不要錯過飛月。醒來的飛月不顧自己虛弱的身體,執意要離開孟家。安仁得知飛月離開,快馬加鞭地趕至樹林中尋找,他找到了飛月緊追不捨,飛月一氣之下現出了狐形,安仁得知飛月是狐妖,震驚不已。轉身離去的飛月走了幾步就又暈倒在地,安仁將她抱至馬,他深知魅果對飛月的重要性,便謊稱魅果在自己手上,將飛月帶到孟家休養。兩人剛踏進家門,就遇到了早已等候在此的碧雲郡主,旁觀者清,碧雲郡主明白了安仁對飛月用情至深,飛月告訴郡主自己與孟大人再無瓜葛。
  孟安仁正在為朝堂之事發愁,他想速戰速決,扳倒借戰爭發私財的趙丞相。此時,飛月前來找他追問魅果的下落,安仁提出要飛月嫁給他,並向飛月深情表白。屢被孟安仁戲弄的飛月已經不再相信他了,飛月表示只要能拿到魅果,自己可以答應他的任何條件,哪怕是去魅惑別人,但自己絕對不會嫁給他。安仁便賭氣地命令手下將飛月送給皇上。原來,安仁想借飛月拖住皇上,這樣自己可以更順利地扳倒兵權在握的趙丞相。在計畫實施的過程中,於心不忍的安仁無數次地問飛月要不要放棄,但倔強的飛月為了跟孟安仁賭氣,堅持要去宮裡服侍皇上。安仁與飛月都很傷心,但口是心非的兩人為了賭氣誰也不肯先低頭。
  飛月成功地吸引了皇上,這讓趙丞相沒有面見聖上的機會,孟安仁得以扳倒趙丞相,勸降了起義軍。夜晚,孟安仁來到飛月的房間,想起飛月入宮前兩人的爭執,內心期盼著她今晚能回來。其實,孟安仁為飛月安排了替身,在飛月和一群舞女向皇上獻舞之時,一名舞女告訴飛月她們會拖住皇上,讓飛月趕快離開,但早已不再相信孟安仁的飛月拒絕了舞女的提議。另一邊,孟府裡,傷心不已的孟安仁向倩茹訴說自己對飛月的感情,他也表明不管怎樣,自己都會娶飛月。
  皇上被其他的舞女吸引,呆佇在一旁的飛月看到了向她通報消息的小鳥,她趕至樹林中,與柳長言相見。柳長言告訴飛月真正盜走魅果的人是範倩茹,飛月一時難以接受,她回到孟府,質問範倩茹為何要騙她。範倩茹裝傻充愣地表示自己聽不懂飛月在說什麼,氣憤地飛月要將倩茹的真實身份告訴孟德,倩茹阻止,兩人大打出手。飛月不惜吐出內丹施展法力,讓倩茹在安德面前現出了狐形,震驚的安德堅持認為人狐不能相戀,要將倩茹趕出孟府。
  飛月將倩茹帶回青丘,倩茹表示自己知錯,但是魅果在自己與飛月交手的過程中丟了。倩茹被囚禁在幽冥園,魅果仍然下落不明。

第10集
  飛月前去幽冥園看望倩茹,倩茹向飛月講述了自己與安德的前世今生。放心不下安德的倩茹苦苦哀求飛月,希望她能回孟家瞭解情況。本不願見到孟安仁的飛月於心不忍,便答應了倩茹。飛月回憶著與安仁相處的點滴,她認為安仁對她是真心的。回到孟府的她向安仁道歉,卻得到了安仁冷淡的回應。孟安仁一直在趕飛月走,飛月固執地不肯走。孟安仁便帶著飛月來到了青樓,佯裝花花公子,當著飛月的面與青樓女子談笑風生。看到此情景的飛月傷心離開,認為自己不該再對安仁心存幻想。得知飛月離開的孟安仁唉聲歎氣,原來,孟安仁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一向與他不和的趙丞相帶走了孟安德想以此要脅孟他。孟安仁狠心趕走飛月,是怕將她也牽連其中。
  為了瞭解安德的情況,飛月回到孟府,從下人口中得知安德早已消失了。聰明的飛月察覺到異常,她推測孟府一定是出事了。安仁找到趙丞相,要他放了自己的大哥,甚至不惜簽下趙丞相為他準備好的認罪書。趙丞相同意放了孟安德,讓安仁於明日到城郊樹林接回自己的哥哥。隱身在外邊的飛月聽到了安仁與趙丞相的對話,她找到安仁瞭解了事情的經過,兩人坦誠相待,向彼此表明心意。
  安仁如約來到城郊樹林,卻意外地遇到一群蒙面人想要置他于死地,安仁寡不敵眾,危急時刻,飛月趕來,她施展法力救了安仁,並將安德送回了孟府。飛月在郊外小屋為孟安仁包紮傷口,她告訴安仁自己早已愛上了他,兩人深情相吻。安仁讓飛月先呆在這裡,自己回去處理好于趙剛的問題後就迎娶飛月。
  安仁面見聖上,向他陳述了事情的經過。趙剛也求見皇上,懇求皇上治孟安仁之罪。早已知曉內情的皇上命人將趙剛押下去。安仁剛走出殿門就遇到了等候在此的碧雲郡主,安仁表示自己要就此隱退,離開官場,碧雲為了挽留安仁,以皇上賜婚來威逼安仁。
  在郊外等候安仁的飛月等來了安仁即將贏取碧雲郡主的消息,生氣的她來到孟府質問孟安仁,孟安仁儘管傷心,但是他並沒有對飛月做出解釋。回到青丘的飛月遇到了已被放出的倩茹,倩茹勸她要積極爭取。飛月于孟安仁於碧雲郡主成親之日來到孟府,理直氣壯地指出孟安仁是她封飛月的相公。郡主讓安仁在她和飛月之間做選擇,安仁毫不猶豫地將手伸向了飛月,並當場向飛月求婚。眾人驚歎不已時,倩茹也來到了孟府,安德重新接納了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台劇-陸劇-戲劇介紹-分集劇情

piscesforec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