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
  杭州城外,青蛇小滿臉怨氣來到雷鋒塔前,一心想要救出自己的姐姐白蛇,可是法海說她犯下彌天大錯,要她快快束手就擒,小青不肯,說這一切都是法海造成的,是他逼得白蛇水漫金山,現在又逼她把西湖的水吸幹。法海說只要西湖水幹,江潮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只有觀世音菩薩的淨瓶才能救出白蛇。小青和法海大打出手,最終小青不敵法海,敗了下來,未能救出白蛇。 小青來到天庭,想要偷得觀世音菩薩的淨瓶去救白蛇,卻被天神發現了,雙方大戰起來,小青被一個天神打倒在地,淨瓶摔了出來,小青趁機奪取淨瓶逃走了,天神緊跟其後。小青來到一片茶樹林,天神也尾隨其後。茶樹林裡有一個老茶樹精和一群小茶樹精,原來他們是守護鮑家茶樹的。 鮑家裡的夫人正在生孩子,可是三天了都沒有生出來,鮑家老爺很是著急,他想起了之前那個道士說的話,原來那個道士說這個孩子是妖孽,將會給杭州城帶來災禍,一定要除之,以絕後患。 小青受傷拿著淨瓶藏了起來。小茶樹精們看到小青昏倒了,淨瓶閃著光,小茶樹精們把淨瓶拿著玩,小青這時醒了,小樹精們嚇走了。鮑家的孩子終於出生了,可鮑老爺看到孩子出生時竟是從蓮花裡出來,就叫喊著是妖孽,要摔死他,可鮑夫人不同意,此時法海來了,救下了孩子,並收他為徒。 老道士乘船時掉到了海裡,卻沒有淹死,遇到了公主,公主的愛人三哥死了,是被哪吒打死的東海三太子,公主要他救三哥,老道士要公主身上的一片鱗片作條件,說他要拿這個進京做官,公主答應了他,老道士說要觀世音的淨瓶。 小青找茶樹精要淨瓶,和老茶樹精打了起來,這時,淨瓶自己跑了,小青拿住了淨瓶,就在一個山洞裡修煉,時間一晃,就是二十三年過去了。 當初被法海救下的那個孩子長大了,名為鮑仁,一直生活在茶山,由他的書童陪伴著,生活的倒也自在,但杭州城的百姓一直認為他是個妖孽,他的父親更是不與他相認。

第2集
  鮑仁和陳南霸動起手來,這時一陣風狂風亂作,大家更說鮑仁是妖孽了,都嚇跑了。這時有一人名叫賈四的躲在樹下,他對鮑仁說希望他離開杭州城,不然自己真的很困難,鮑仁讓自己的書童嚴豐把自己的僅剩的一點水給賈四,這時賈四要殺鮑仁,可被小茶樹精們救了。鮑仁沒有怪他,指引他去龍井山上找水源,說龍井山上一定有水的。嚴豐覺得很奇怪,覺得總有人在關鍵時刻救少爺,想著少爺是不是真的通靈,結果被少爺罵了一頓。鮑仁決定去山上找水,嚴豐也跟著去了。 老茶樹精在想鮑仁是不是能看見自己,決定去幫著鮑仁找水源。朝廷把西湖封得很緊,不讓老百姓們打水。這時,陳南霸叫自己家的官兵去打鮑仁,說自己被欺負了。這時,那個老道士又出現了,告訴陳南霸不能抓鮑仁,說他既然是妖孽,一定有牛鬼蛇神幫他,必須從長計議。老道士告訴他說,必須要找到法海,才能找到辦法。這一切被鮑仁的丫鬟也就是嚴豐的妹妹暖暖聽到了。暖暖決定回去告訴少爺。陳南霸請道士去自己家,道士說日後再去。 暖暖去決定山上找少爺,讓他不要跟法海碰頭。暖暖回家問母親少爺去哪時,一幅畫被打開了,一股仙氣從畫裡飄到了小青修煉的山洞裡,小青在修煉時回想起了姐姐白蛇和法海打鬥時的場景,心裡想著一定要救自己的姐姐。 鮑仁和嚴豐在山上尋找著水源,可是到晚上了都沒有找到。鮑仁在山上休息時似乎聽到了有一女子在念詩,就去尋找聲源。小青在修煉時,淨瓶飛了起來,小青在想是不是會發生什麼事,心想二十三年過去了,西湖的水也快幹了,自己一定要救姐姐出來。 鮑家的那副畫又自動打開了,畫上有一女子,女子身著白衣,嘴裡一直念著《蒹葭》那首古詩,這一場景出現在鮑仁夢中。此刻,鮑仁醒了,把自己的夢告訴了嚴豐,嚴豐把他笑了一頓,兩人又繼續找水源。暖暖也來山上找鮑仁了,結果碰到了陳南霸,兩人爭執了。 嚴豐和鮑仁看到了山洞裡閃著奇怪的光,鮑仁跑過去看怎麼回事,結果一陣狂風刮了起來……

第3集
  鮑仁和嚴豐都看到了山洞裡閃著神奇的光,嚴豐嚇得不得了,鮑仁要去看看是怎麼回事。暖暖去山上找哥哥和少爺鮑仁時,遇到了陳南霸,被他給戲弄了一番,這時,賈四告訴暖暖,鮑仁應該在山上,因為來山上找水源的事就是鮑仁提的。陳南霸很是生氣,威脅了賈四,賈四和暖暖一起去找鮑仁他們了。老茶樹精也去找去了鮑仁沒看出山洞裡有什麼名堂,準備繼續往前看是怎麼回事。鮑仁來到洞口前,小青還在裡面修煉著,淨瓶閃著很強烈的光,這時,小青的修煉受到影響,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小青的靈珠也被吐了出來。靈珠帶領鮑仁找到了水源,也帶他來到夢裡的那個地方。鮑仁一直看著那個靈珠,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嚴豐高興地叫道說找到水源了,結果是找到公主的龍潭了,公主被吵醒了,想要去殺了他們,一上岸結果他們走了。淨瓶飄走了,小青也受傷了,這時遇到了鮑仁,鮑仁問她是他夢裡的人不是,鮑仁想要看小青的臉,結果一陣風來小青就走了,鮑仁還是沒看到小青的臉。公主出來時看到淨瓶飄走,就追了過去,公主追到了鮑家。  暖暖看到了那幅畫,這時,鮑仁和嚴豐回來了,告訴暖暖他們找到了水源,鮑仁這時看到了那幅畫,想起了夢裡的情景,很是高興。鮑仁拿著那幅畫掛到了自己房間裡,淨瓶也隨之來到了鮑仁的房間,鮑仁又在夢中看到了畫上的女子。同時鮑仁還一直夢著天庭上一個小孩被貶下天庭時的場景。小青來到了雷峰塔下,在塔外向姐姐訴說著淨瓶丟失的事,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做。鮑仁貼出告示,要尋找採茶女。陳南霸又按著老道士的方法,想著如何去害鮑仁。鮑仁整天盯著畫看。小青又遇到了法海,兩人打了起來,小青不敵法海,被他打傷了,趁機混到鮑仁招的採茶女中,逃跑了,小青來到了鮑家。法海和老道士相遇了,兩人說道了起來。

第4集
  法海感慨自己閉關十年,出來卻是這般景象,受苦的總是黎民百姓,這時,老道士和他說道起來,說他當年不應該救鮑仁這個災星,一定是對鮑仁有什麼打算,法海說老道士這一切都是貪念,嘴裡念著詩文,不理世事的走了。暖暖帶了一群姑娘來鮑府,讓鮑仁挑選採茶女,嚴豐問自己的妹妹怎麼回事,暖暖笑而不答。鮑仁開始選採茶女,他仔細的觀察著這些女子的嘴唇,小青為了躲避法海的追查,也偷偷的躲在了其中,鮑仁一眼就看中了小青,鮑仁看到小青嘴角有血漬,要幫她擦,被小青打了一巴掌,小青欲走,這時,法海來了,看到小青,準備去追,被鮑仁無意阻攔了。法海和鮑仁爭執起來,鮑仁說下輩子一定要選嚴豐做他的徒弟,嚴豐肯定會削髮為僧的,這話無意中被他的奶娘也就是嚴豐的娘聽到了,急的昏倒了,鮑仁忙跟他解釋說這是玩笑話。法海要進屋去找小青,鮑仁不同意,極力阻攔,二人爭吵的很厲害。小青在屋內聽到了兩人說的話,看到鮑仁牆上畫的一幅美人圖,就變成那美人模樣,趁亂出走了。嚴豐在街上行走之時,遇到了小青變的那一美女,不小心撞到了她,嚴對此女一見鍾情,留戀不已。小青欲出城,被官兵抓走了,準備抓取祭祀龍王,小青為了躲避法海,就沒有反抗。嚴豐邊走邊想,似乎見過此女子,想起了是家中那副畫上的女子,就連忙追了過去,嚴豐看到他被抓走了,就跟了上去。鮑仁在家中,一直看著那副畫,暖暖看了好是傷心。鮑仁問那群女子為什麼要來鮑家採茶,女子們向他說出了實情,是為了躲避祭祀龍王,鮑仁就很生氣的去找那些人了。原來陳南霸故意想出這個招,想要激怒鮑仁。

第5集
  濟公無意中向公主透漏了哪吒因淨瓶弄丟而被貶凡間之事,公主認為報仇的機會來了,就向他詢問哪吒的下落,可是濟公也不知道,公主氣急敗壞的走了。陳南霸一心想著如何陷害鮑仁,嚴豐告訴鮑仁一定要救那個被祭祀的女子,因為她是畫上的女子,鮑仁一看就懵了,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救那個女子。陳南霸為了逼迫鮑仁出手救那個女子,就要把那個女子扔到河裡,不知情得鮑仁一看是畫中的那個女子要被扔下河就著急了。此時,法海過來救那個女子,因為他不知道那個女子是小青變的。陳南霸父子與法海理論起來。這時,鮑仁也上祭祀台去救小青,鮑仁對陳南霸說小青已經有孕在身了,不能獻給龍王的,小青聽到他這麼說很是生氣,說他毀了自己的名譽。陳南霸很是生氣,就派人抓鮑仁,小青此刻出手了,但被法海認了出來,二人就跳河了,暖暖在岸上很著急。小青在水裡變回了自己的模樣,並救了鮑仁。陳南霸在岸上打撈他們,但是沒有撈著。小青把鮑仁從龍潭裡撈了起來,看著他昏迷的樣子,想起他之前說的話,鮑仁醒了,小青又變回畫裡的樣子,小青心想自己不能步姐姐的後塵,不能愛上他,鮑仁一直叫著小青神仙姐姐。法海又來追趕小青了,陳南霸也繼續追著他們,小青拉著鮑仁就走,雙方步步緊逼,小青帶著鮑仁在天上飛了起來,並告訴他自己不是神仙,鮑仁說自己不在乎這些,小青很感動。法海用金缽繼續追趕著兩人,小青把瓶子給鮑仁,讓他保護好瓶子,小青和法海打鬥起來,小青受了傷,逃走了。老道士在一旁看著熱鬧,希望法海能剷除鮑仁。鮑仁醒了,但是被陳南霸抓了,陳父利用鮑仁在自己手裡,就威脅他不讓他參加今年的品茗大會。陳家把鮑仁公開審理,公主知道這個消息,就去看到底怎麼回事,嚴豐也去了。鮑仁與陳知府一番辯解,陳知府說不過鮑仁,就要動手打他,可是他手裡的乾坤圈救了他,陳知府也不知該拿他如何是好,只好將他放了……

 

分集劇情

 

第6集
  陳知府說不過鮑仁,又傷不了他,只好將他收押,讓嚴豐拿銀票換人。嚴豐回家拿了銀票,就把鮑仁救了回來。陳知府氣急敗壞,想著以後繼續陷害鮑仁。鮑仁從衙門出來時,拿著淨瓶看,想著小青跟他說的話,回想起了小青讓他去龍井山,就準備獨自去龍井山。這時,被公主看到了淨瓶,就一路跟蹤鮑仁,想要奪走淨瓶。鮑仁在山上尋找著小青,公主一路跟隨著這時,老茶樹精看到了鮑仁,也看到了公主,公主想要傷害鮑仁,但是被他的乾坤圈傷著了,老茶樹精也很是著急,但又不能現身。公主變了一個龍井,自己藏在裡面,並騙鮑仁說自己是神仙姐姐,讓他把淨瓶扔下來,可是鮑仁讓她自上來拿,公主無奈只好親自上來拿,並變成畫中仙女的樣子,騙得淨瓶。很多茶商來到鮑家,想要與鮑仁合作,一同進貢貢茶,各家茶商都拿出自己的好茶,希望能夠被鮑仁選中,鮑仁拿出自己製作的與茶藝有關東西,並拒絕了各家的請求。各位茶商很是生氣,認為一定是鮑仁的父親特意維護自己的鮑家茶,可鮑仁說這跟他的父親沒有關係,因為從他生下來他的父親都認為他是個妖孽,不肯與他相認,可各位茶商不信,鮑仁不應。公主拿回淨瓶想要幫他三哥還魂,重塑真身。濟公看到了鮑仁,覺得他很不俗。鮑仁帶著嚴豐在街上招採茶女,可大家一看是鮑仁在招採茶工,都不願意去,都認為他是災星。鮑仁招了好久,都沒有找到採茶女。公主拿著淨瓶修煉著,看到了三哥的魂魄,很是傷心可是她的法力不夠,還無法重塑三太子的真身,很是恨哪吒,一定要找他報仇。天上打雷了,小青感覺到不妙,覺得淨瓶落入別人之手了,就出洞去看到底怎麼回事。鮑仁在煙花柳巷看到很多美女,就決定在這招採茶女,被小青看到了,就追了過來,覺得自己真不該相信鮑仁,心裡很難過,公主把淨瓶從龍宮帶了出來,被小青看到了,小青追了過去,濟公也看到了,也感慨著。鮑仁還在招著採茶女,可是方式很特別。鮑仁拿著的那幅畫打開了,淨瓶也循著這幅畫來了,小青找淨瓶時和鮑仁相遇了。

第7集
  小青為了追淨瓶,到了怡紅院,結果看到了鮑仁,鮑仁此刻也看到了小青,誤以為她是風塵女子,還說她裝清高,就故意摟著一個美女來氣小青,殊不知小青就是之前他所遇見的那畫中女子。小青看到鮑仁與各位女子親熱,很是生氣,氣自己不該相信鮑仁,決不能步姐姐的後塵。龍宮的公主也追蹤至此地,遇到了濟公,公主說話語氣很是不好。鮑仁叫來小青,想戲弄她一番,結果反倒被小青打了一巴掌,鮑仁和小青互換條件,小青要取淨瓶,可是鮑仁不同意,此刻公主也出現了,和小青爭鬥搶起淨瓶來。正打得激烈的時候,陳南霸也來了,把鮑仁及其他所有人都帶走了。鮑仁和一群風塵女子一起被抓,公主本來想要殺暖暖,結果被鮑仁的乾坤圈所救。鮑仁的爹一看鮑仁的所作所為,更是生氣,鮑仁也不理自己的爹。小青和公主也為爭奪淨瓶暗暗鬥著。鮑仁被押上堂,父子二人四目相對,鮑仁想起了小時候父親一直把自己視為災星,整日不樂意看見自己的樣子,就連舉家前往京城都不帶上自己,把自己丟給法海,心裡很是傷心,也很恨自己的爹。陳知府故意為難鮑家父子,就污蔑鮑仁說他擾亂了祭祀,就是因為他圖謀祭祀女子的美色,在祭祀台搶了那女子,所以得罪了龍王,上天才不肯下雨的。小青在一旁看著,公主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要她把淨瓶給她,就不為難鮑仁,小青不肯,說和自己沒關係,公主不信。鮑仁在公堂上和自己的爹辯解起來,可陳知府一直在旁使壞,小青就施法懲罰陳知府,陳知府把這一切又怪到鮑仁頭上,說他是妖孽,又污蔑他對品茗大會一事,害的其他茶商不能炒出好茶,鮑仁父親不知如何是好,就將鮑仁重打三十大板。

第8集
  小青和公主打鬥了起來,兩人一直搶奪著淨瓶,大的大的很是厲害,小青不是公主的對手,就一直逃走,但還是被公主打傷了,就在她準備殺小青時,淨瓶滾落了出來,呈現出她和三太子原來在一起的畫面,她看呆了,看到了三太子答應要娶自己並送自己手鏈的畫面,她難過的哭了,同時也看到三太子被哪吒打死的畫面,就自顧自的難過起來,小青趁機把淨瓶拿走了。暖暖和嚴豐把少爺扶回家門口,奶娘看到鮑仁被老爺打成這樣,很是心疼。鮑仁一聽說自己的爹在屋裡,就沒有進去,自己一人回到了茶園。鮑老爺命家裡的下人把鮑仁的東西搬到茶園,暖暖一看老爺這樣對少爺,也很生氣,就一起去茶園照顧少爺。其實,鮑老爺心裡也是在乎自己的兒子的,只是迫於世事的壓力不得不這樣做。鮑仁一人在茶園回憶著父親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想起來小時候在自己生日時把自己丟給法海都不來看自己,只讓奶娘看自己,心裡更是痛得不得了。暖暖和嚴豐一起來茶園照顧少爺,暖暖看著少爺受傷的樣子,很是心疼。老道士已經成了國師,這一切都是他安排鮑大人這樣做的。鮑大人婉言的為鮑仁求情,希望國師給他一條生路,可國師說這一切都是為了鮑大人的仕途著想,希望他能徹底剷除鮑仁。老茶樹精看到鮑仁的樣子,也很是心疼。鮑仁睡醒了,看著茶園的這一片景色,又來到跟畫中美人相遇的地方。鮑仁看到一口井,就走過去看,老茶樹精以為他想不開,就想要去救他。其實是小青在井裡,小青在想鮑仁。鮑仁差點掉裡面去,但是被老茶樹精救了。這時,暖暖和嚴豐出現了,老茶樹精又躲了起來,以為鮑仁看不見他。鮑仁和鮑府斷絕一切關係,就把自己的乾坤圈扔了,掉進了井裡,被小青拾到了。鮑仁在井邊看那幅畫,淨瓶在井底也晃動了起來,小青覺得很奇怪。老茶樹精偷偷看了一下畫裡的內容,很是吃驚。陳知府和國師密謀著如何害鮑仁,很是心狠手辣。鮑仁打算重新開始,好好打理鮑家茶園。小青看著乾坤圈,心裡想著鮑仁,這時,鮑仁來井裡打水了,小青在井底看著鮑仁,心裡又是另一番滋味,就上去找她,結果遇到了卻遇到了公主。

第9集
  小青拿著淨瓶從井底出來找鮑仁,結果卻被公主偷襲,原來是她騙小青出來的,兩人又為爭奪淨瓶打鬥起來,雙方打得很是厲害,小青說自己要那淨瓶救姐姐,公主要拿淨瓶就三哥,打得不可開交。小青被公主打傷了,逃到了井底。公主準備趁勝追擊,這時鮑仁又開打水了,公主躲了起來,小青變成小蛇,躲進了鮑仁的水桶裡,不知情的鮑仁把小青帶回了家。鮑仁每天都在茶園裡整理,很是喜歡這種田園生活,過得很逍遙。嚴豐和暖暖一直來茶園幫著鮑仁,嚴母也把自己攢的棺材錢讓嚴豐帶給少爺,生怕少爺在外面受委屈,鮑仁很是感動。鮑仁讓嚴豐繼續招採茶女,條件還和之前的一樣,要唇齒秀美未出閣的女子,嚴豐說他條件太高,況且又參加不了今年的品茗大會,鮑仁挺無奈的。鮑老爺讓家裡的下人一早去貼招工啟事,要招採茶工人,凡是報名者,全部錄用,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鮑仁找不到採茶工,還說這是鮑家的事,與鮑仁無關。鮑仁一早進城招採茶工,可大家都說他是災星,對他避而遠之。鮑仁看到了鮑老爺貼的招工啟事是針對他的,很是無奈。鮑仁回到茶園,小茶樹精龍井被小青咬傷了。鮑仁在水缸裡舀水的時候,看到了一條蛇,那就是小青,只是他不知道。他看到蛇受傷了,就喂藥給小青蛇。夜晚,小青恢復成人的模樣,在遠處偷偷的看到鮑仁在護理自己的手,偷偷地對他笑弄一番。小青在修煉的時候,回想起白蛇被抓之前跟她說的話,跟她說感情的滋味,她自己卻不知道自己已經喜歡上鮑仁了。老茶樹精睡覺的時候,看到了鮑仁偷偷地在為龍井治傷,知道了鮑仁能看到他們,很是感動。奶娘為鮑仁做了一些飯,準備讓暖暖送過去,結果卻被鮑老爺看到了,很是生氣,奶娘跟老爺說了少爺從小到大的苦。可鮑老爺卻不為之所動,奶娘暈了過去。鮑仁回去看奶娘,可鮑老爺不讓進,鮑仁心裡更是難過。鮑仁和嚴豐上山為奶娘采藥,可好久都找不到。碰巧濟公在山頂上看到了他們,就偷偷地為他們指點了迷津,幫助鮑仁找到了草藥。可鮑仁在采藥時,從懸崖上跌了下去。

第10集
  嚴豐連忙下山去找少爺,這時,鮑仁出現了,還說自己找到給奶娘治病的藥了。公主聽到了濟公對鮑仁說的話,懷疑鮑仁就是哪吒,就又想起三太子和哪吒大戰時的情景,想到哪吒和三太子打鬥時腰部被打傷,如果是哪吒的話就一定有傷痕,她決定查看一番。小青和老茶樹精還在打鬥著,二人不分上下,後來老茶樹精打不過小青,就要逃走,這時,濟公來了,老茶樹精認出了他,兩人在一旁說到起來,小青就走了。濟公問老茶樹精和鮑仁是什麼關係,老茶樹精說是他的子孫,小青聽到了,濟公又問覺察到鮑仁有什麼異常沒,他說鮑仁能看見他和小茶樹精們,濟公救猜想出鮑仁是哪吒了,但沒對老茶樹精明說,可小青聽到了這一切,回想起淨瓶被偷是自己幹的,是自己連累了哪吒,原來鮑仁就是哪吒,小青心裡很是愧疚,想做點什麼彌補鮑仁。鮑仁回到茶園,自己親自採茶,並告訴嚴豐茶湯能治奶娘的病,可是嚴豐不相信,鮑仁就讓嚴豐回去照顧他娘。小青為了幫鮑仁,彌補他,就幫他採茶,這時,公主也來了,在一旁偷偷的看著。老茶老茶樹精回來了,看見青蛇幫鮑仁採茶,嚇了一跳。公主無意中知道了鮑仁就是哪吒,就準備去殺他,小青就幫助鮑仁,和公主打了起來,打鬥的很是激烈,鮑仁在一旁叫小青小心。可小青不是公主的對手。公主打碎了鮑仁的衣服,可看到他腰上沒有傷痕,想到自己弄錯了,更是氣惱,準備殺鮑仁,小青替他擋了一下,結果自己受傷了,鮑仁又替小青擋了一下,受傷暈了過去。老茶樹精就出來和公主打了起來,公主逃走了,在一旁暈倒了,被老道士救了,公主醒了,老道士告訴他鮑仁就是哪吒,並密謀著如何和她一起害哪吒。

 

分集劇情

 

第11集
  鮑仁和小青在一起了,兩人相愛了,要永遠在一起,鮑仁不在乎小青是蛇妖,希望永遠都和他在一起。小青現在也理解了當初姐姐說的話了。  小青幫助鮑仁採茶,打理茶園,兩人生活的很是開心。這時,暖暖來找鮑仁了,可她看見了鮑仁和小青在一起,很是難過。鮑仁一大清早去龍井裡打水,碰到了兩個陌生人,鮑仁不知那兩人就是當今的皇上和他身邊的隨從。鮑仁記得濟公的話,要打這龍井裡的第一桶水熬茶湯給奶娘治病,可皇上身邊的隨從也要打這第一桶水,兩人便爭執起來。鮑仁說自己是為了救人,皇上就讓給了他,但還是不知道他是皇上。  皇上和隨從在龍井山上逛了起來。小青問鮑仁為什麼這麼寶貝自己的手,鮑仁笑而不答。鮑仁為奶娘炒氣茶來,小青看他用自己的手炒,很是心疼。皇上和隨從隨處逛得時候,看見了鮑仁在炒茶,就去看看,想著討一杯茶喝。鮑仁讓小青招呼著兩人,皇上仔細看著鮑仁炒茶,覺得很是新鮮,就聽鮑仁細細說來,覺得很有道理。皇上斷言說鮑仁在過兩天的品茗大會上一定回獲得第一,鮑仁說自己沒有參賽資格,皇上覺得很可惜。鮑仁制好了茶水,急於給奶茶送去,就沒有陪皇上多聊,但是皇上記住了鮑仁。鮑仁和小青一起給奶娘送茶湯,暖暖看到鮑仁和小青很親密,很是不高興。奶娘見到鮑仁,很是高興。鮑仁餵奶娘喝自己炒的茶湯,說奶娘很快就會好的。小青在看茶樹,鮑仁告訴她茶樹在秋天會開很漂亮的花,小青看著鮑仁很是愧疚,因因為她知道鮑仁就是哪吒,是自己害他成這樣,但她也明白了自己是真的愛上了鮑仁,想要永遠和他在一起。嚴豐把少爺炒的茶送去賣,可是都沒有人收。於是,兩人來到喬家,可人家還是不收,鮑仁在門口碰到了喬小姐,喬小姐告訴他是他得罪了十大茶商,以至於他們下龍王通牒,不准收鮑家茶,鮑仁明白了一切。鮑仁和嚴豐決定自己擺攤賣茶。一早,嚴豐和鮑仁出來擺攤賣茶,一開始嚴豐很不好意思,後來旁邊賣蝦仁的教了教他,嚴豐沏了杯茶給他喝,同時,茶香也吸引了很多客人,大家都對茶的評價很高,於是就又很多人來買,那一天嚴豐把茶都賣了出去。鮑仁第一次賺錢了,很是高興。

第12集
  鮑老爺告訴皇上鮑仁就是自己的兒子,皇上說這就是鮑老爺的不對了,應該參加品茗大會的,並宣佈今年的品茗大會取消,國師覺得不妥,陳大人也勸著皇上說是不妥,皇上說如果要舉辦的話就讓鮑仁也參賽,可是陳大人很是不滿,覺得還不如直接把茶魁給鮑仁算了,皇上說他就是這麼想的。皇上要鮑仁接旨,宣佈鮑家的西湖龍井乃欽點貢茶。鮑仁很是高興。陳家父子和國師在一旁很是不滿。濟公和老茶樹精在一起下棋,鮑仁忙著打理茶園。老茶樹精對濟公說鮑仁的苦日子算是熬到頭了,現在和小青這麼好,真是難得。濟公說未必,鮑仁如果不把淨瓶帶回天上去,劫數就還沒完。老茶樹精問他是什麼劫數,濟公說自己不知道,要他趕緊幫鮑仁開開竅吧。暖暖來找鮑仁,看到了小青在幫鮑仁的茶園澆水,心裡很不是滋味,她對鮑仁說她娘叫鮑仁回家吃晚飯,鮑仁說茶園就是自己的家,自己不回去,可這時小青勸他回去,鮑仁聽了,暖暖心裡很不舒服。奶娘在廚房裡忙,聽到少爺回來了,激動的暈倒了。奶娘醒了,要大家都出去,要單獨對鮑仁說幾句話。她對鮑仁說自己快不行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暖暖,她知道暖暖從小就喜歡鮑仁,希望他能娶暖暖為妻,她知道這樣對小青很不公平,可只有他照顧暖暖自己才放心的離開。鮑仁答應了奶娘的請求,小青聽了很是難過,傷心的走了。鮑仁去追,他對小青說以為她會理解自己的,可小青說他們之間是不會有結果的,要鮑仁忘了她,小青走了。法海又來追尋小青,兩人又打鬥了起來,鮑仁還在尋找小青。小青被法海打倒了,法海現出白蛇的畫面,白蛇說小青愛上了鮑仁,要她放下這些愛。小青發誓自己以後不會和鮑仁有任何牽扯,如果有違背的話,甘願放棄五百年的道行。

第13集
  鮑仁和嚴豐乘水路去到京城送貢茶,可是西湖的水背小青用淨瓶吸幹了,船走不了了,鮑仁不知如何是好。鮑仁想要茶祖宗幫忙,可是茶祖宗是本土的,不能離開一方水土。於是,茶祖宗想到用風把鮑仁吹到京城去。  鮑大人覺得這次出事了,想要找國師幫忙,國師說自己無能為力,還說鮑仁上網貢茶是不可能到達京城的,但是皇上要的是鮑家茶,為鮑大人指明了一條出路。  小青把西湖的水吸幹了,做夢自己去救姐姐白蛇,可是法海極力阻攔,並顯示鮑仁也向小青求救的畫面,一邊是姐姐,一邊是自己愛的人,小青不知如何是好,很是為難。夢醒了,小青心裡很是難過。  茶祖宗來找小青,希望她把淨瓶給他,並說出了她偷走淨瓶害的哪吒也就是鮑仁被貶凡間受盡苦難的事。小青說自己拿淨瓶是為了救姐姐,等到自己救了姐姐自然就會把淨瓶還給鮑仁,送他回天上繼續做神仙。可茶祖宗說來不及了,並把西湖水幹及皇上讓鮑仁送貢茶一事告訴小青,說這樣會害死鮑仁的。小青趕緊從井底飛出去看。  公主又來到鮑家,想要殺鮑仁,但覺得太便宜了他,就變成小青的模樣,把鮑家的下人都殺了,暖暖為了救自己的娘,也被她殺了,奶娘被她打傷了。暖暖死的時候不讓娘把這件事情告訴少爺。真正的小青去到鮑家,看到奶娘受傷了,問她怎麼回事,可奶娘說這都是她幹的,無意中,小青刺傷了奶娘,她的朱釵落到了地上。這時,法海也來了,也以為是小青,要收了她,兩人打鬥一番,小青逃走了。

第14集
  鮑仁借助法力來到京城。鮑老婦人正在遣散下人們,可大家都不捨得走,鮑老婦人很是感激不盡,但是鮑家已經破敗了。國師已經成了宰相,來到鮑家,將皇上賜予毒酒送給鮑大人與鮑夫人。兩人將毒酒喝完後,鮑老爺臨死時,求國師放鮑仁一條生路,並問他為什麼這麼多年了一定要趕盡殺絕,非要殺了鮑仁,國師說了二十三年前的事,並說鮑仁那時就應該死,還說自己現在要做人間的皇帝,鮑老爺和鮑夫人吐血了,這時,鮑仁來了。國師要殺了鮑仁,鮑老爺替鮑仁擋了一刀,嚴豐也被國師殺了,鮑家的下人也都被他殺了。鮑仁很是恨,就恢復了哪吒的力量,拿乾坤圈殺了國師,為自己的家人報了仇。  鮑仁帶著乾坤圈回到鮑家,看到奶娘喝暖暖都死了,奶娘身邊落下有小青的朱釵,鮑仁誤以為這一切都是小青做的,心裡更是難過,就叫茶祖宗出來,問她小青在哪,想要殺她。  小青在雷峰塔,想要救自己的姐姐出來,正在她準備劈雷峰塔的時候,法海又來了,準備要收了她,要她永世不得超生。兩人打鬥起來,小青不想讓鮑仁摻和進來,就逃走了,更引起了鮑仁的懷疑鮑仁又追了過去。  小青和法海打得很厲害,鮑仁上前來想要問清小青事實。法海被小青打傷,就顯現出之前小青說自己不愛鮑仁,只是想補償他的畫面,以及小青誤傷奶娘的畫面讓鮑仁看,鮑仁看後很是傷心,拿出小青的朱釵,小青說那不是自己,可鮑仁並不相信,想要殺了小青,小青沒有躲,很是傷心。濟公告訴鮑仁這一切不是小青所為,是恨他的人做的。鮑仁想要毀了淨瓶,可是小青不答應。濟公也說不可以,淨瓶能救死了那些人的性命,也能救杭州的百姓。鮑仁就找小青要淨瓶,可小青不肯。小青帶著淨瓶撞石頭了,淨瓶毀了。杭州城也終於下雨了,鮑仁也準備死,可被濟公攔住了,告訴他從忘情穀跳下去,一切都能失而復得,小青和鮑仁一起跳了下去。  鮑仁和小青分開了,鮑仁又來到了另一個時代,鮑仁要救活大家,尋找淨瓶。鮑仁來到鮑家,很多人都在他家,鮑仁裡看到了畫上的美女在此名叫雙雙,正在作詞招

第15集
  鮑仁來到了另一個時代,在自己家門前看到了一個名叫雙雙的女子和自己家的丫鬟小翠正在作詞招夫,就打算去看看。鮑仁在此也看到了陳南霸,可陳南霸卻不認識他。小翠要鮑仁對對子,可鮑仁不肯,雙方爭執起來,最後鮑仁還是對了雙雙的對子。鮑仁來到了錢塘君,來到了萍和樓,而讓自己卻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錢父將青青許配給嚴太守的兒子嚴忠書,可是青青不同意,說自己不喜歡他,就與父親爭執起來。嚴家的隊伍已經帶著聘禮到錢家來提親了,潛伏連忙去迎接,而嚴忠書也趁機溜走了,原來他也是不滿意父親的安排,想要自己做主,錢父沒見到嚴忠書,很是生氣,覺得嚴家人不把他放在眼裡,青青在房間摔東西,錢父還以為她要自殺,嚇得不得了,說以後都聽青青的,讓她嫁給自己喜歡的人,錢青青要找嚴忠書把事情說清楚,又想嫁給他。  原來嚴忠書喜歡的是雙雙姑娘,可嚴父看雙雙出身不好,不願意自己的兒子娶她。鮑仁答對了第二題,但他發現事情部隊,大家都不認識他,他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鮑仁接著又答出了第三題,而對的就是他夢中女子跟她說的詩。鮑仁進到萍和樓一探究竟。  鮑仁沒有看雙雙姑娘長什麼樣,小翠很是生氣,青青也來了,說雙雙是青樓女子。鮑仁進到萍和樓,發下一切跟鮑府都不一樣了,不知如何是好。錢青青對雙雙說話很是不客氣,向她尋要嚴忠書,可雙雙說自己沒見到,錢青青不信,說話很是難聽,要雙雙遠離嚴忠書,這時,鮑仁從屋內出來,見到青青,很是高興,可青青卻不認得他,讓下人把鮑仁打了一頓。雙雙從簾內出來,將鮑仁帶到屋內治傷,她也看到嚴忠書,想起兩人當初在一起嚴忠書得誓言,現在卻變了,很是無奈。  鮑仁昏迷中,看到雙雙更是吃驚,一直叫著神仙姐姐。第二日,鮑仁醒了,叫著小翠找青青,小翠讓他不要去找錢青青,說她太霸道,還說整個南齊沒人比得上她的家世,鮑仁跟瘋了似地要回去。  嚴忠書在忘情崖找雙雙說話,說自己離不開她,鮑仁也在忘情崖。鮑仁聽到一孩子哭泣,原來他就是老茶樹精,只是現在還小。鮑仁明白了一切,小茶樹精在茶園變了一座房子給他,鮑仁看到了一切那麼熟悉,要笑茶樹精幫他找淨瓶。

 

分集劇情

 

第16集
  雙雙在房內坐著,小翠為她端來茶水,雙雙問她工資走的時候說了什麼,小翠說沒有,就說鮑公子很奇怪,淨問一些奇怪的問題,雙雙感覺到很奇怪,想可能鮑仁真的是從外鄉來的吧。她對小翠說自己和嚴忠書結束了,以後不要提他了。  鮑仁拿著小青的畫給小茶樹精看,並說以後要靠賣畫賺錢糊口,並且也要儘快找到淨瓶。鮑仁說自己現在該如何尋找淨瓶,一點頭緒都沒有,而且在這遇到了很多以前認識的人,可他們又不是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要好好想想。  雙雙帶著小翠在街上轉著,兩人嬉鬧著。鮑仁在街上擺著地攤,想邊糊口邊打聽淨瓶的下落。這時,一個小女孩過來問他寫封信要多少銀子,他說不要銀子只要瓶子。雙雙在街上遇到了鮑仁,很是開心。小翠叫小姐去找她,雙雙說自有打算,就走了。鮑仁幫那個小女孩寫信給她娘時,想起了自己的娘。鮑仁問小女孩叫什麼名字,她說叫暖暖,鮑仁很吃驚,想起了暖暖的樣子,有些難過。  雙雙化妝成男子模樣。來到鮑仁的小攤前。鮑仁看到她有些吃驚,以為她是男子。雙雙對他說寫副字,寫給陌生人,表達不期而遇之情。兩人坐下來,雙雙對鮑仁說自己叫尹慕才,她看著鮑仁認真的樣子,很是用心。尹慕才約鮑仁吟詩作對,約在這個月初八,西湖畔湘望樓,兩人約好不見不散。  嚴忠書不停父親的話,不願意娶錢青青,只願娶雙雙姑娘,嚴父很是生氣,罰嚴忠書跪在祖宗靈位前,嚴母很是心疼。錢青青叫嚴忠書出來,要跟他說事。很多人都慕名來到鮑仁的地攤前,要他作畫。嚴忠書看著萍和樓,青青很不高興。  鮑仁和尹慕才在湘望樓見面,鮑仁跟他講述自己的遭遇,告訴他一切,說自己來自八百年前,自己在找淨瓶,現在的錢塘郡,就是八百年後的杭州,尹慕才聽得有些糊塗。於是,兩人便喝起酒來。尹慕才說自己要幫鮑仁找淨瓶,鮑仁跟他講了瓶子的模樣。  錢青青在湘望樓看到了鮑仁,就準備去會會他,鮑仁向尹慕才打聽錢青青,他說錢青青囂張跋扈,被青青聽到了,青青拉著嚴忠書過去找他們,嚴忠書看到了雙雙,青青當著雙雙的面說嚴忠書是她的未婚夫,並把雙雙奚落了一頓。

第17集
  青青把雙雙奚落了一番,而鮑仁此刻還不知道尹慕才就是尹雙雙,就是那天萍和樓的主人。青青對鮑仁說雙雙是全錢塘郡男人的夢中情人,雖說是個妓女,可冰清玉潔的很,嚴忠書在一旁聽著很不高興。鮑仁無意中說自己還沒看清雙雙姑娘的尊榮,雙雙在一旁聽著很難過,起身要走。  這時,青青把雙雙的發簪拔了下來,雙雙恢復了女兒身,鮑仁看呆了,叫著神仙姐姐,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雙雙對鮑仁說自己並無惡意,只是仰慕他的才情,同時也與嚴忠書劃清界限。嚴忠書拉著雙雙不放,鮑仁讓他放手,可是他不肯兩人打了起來。,嚴忠書被打暈,鮑仁讓雙雙先走。可嚴家的下人把他們都抓了起來,青青在一旁看著熱鬧,鮑仁把他們打倒了,雙雙被放走了。  嚴忠書醒了,要去找尹雙雙。鮑仁帶著尹雙雙逃走,兩人躲了起來,嚴家家丁沒找到他們,尹雙雙自己回家了。錢青青叫鮑仁和她去喝酒,被小翠看到了,鮑仁不肯和青青去喝酒。嚴忠書找到雙雙,雙雙不願意理他,嚴重書就說話很刻薄,諷刺她和鮑仁,這很傷雙雙的心,雙雙遭到路人的諷刺與打罵。這時,路過的一個大人看到了雙雙身上帶的一個小吊墜跟淨瓶差不多,想一探究竟,為了接近雙雙,就幫她解圍了,原來此人就是八百年前的那個老道士也就是國師。此人在此名叫孟浪,是新上任的上江觀察使。雙雙感謝他替自己解圍,孟浪知道了雙雙的住處,也準備要知道她的一切,想要得到他要的。  孟浪要來到錢家吃飯,夫人叫下人叫青青回來吃飯,青青不肯,又走了。錢夫人和錢老爺商討著青青和嚴忠書得婚事,兩人密謀著。鮑仁回茶園的時候,碰到一對夫妻爭執,那女的說自己丈夫搶了自己娘家留給自己的寶瓶,鮑仁以為是淨瓶,就追去了,結果不是。  孟浪來到錢家,想要見到錢青青,想對她有所企圖,就故意說出嚴忠書和尹雙雙的事,錢夫人很是生氣,就抱怨起來。晚上,鮑仁好像聽到有人在彈琴,琴音很遠,原來是是雙雙,鮑仁在想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第18集
  雙雙姑娘在彈著琴,琴音傳到很遠,小翠過來和她說著嚴公子的事,她看出來小姐很憂傷,就勸小姐說為那種男人不值得,要她忘記他。雙雙想起鮑仁白日跟她說的話,絲毫沒有輕視她的感覺,小翠在一旁跟她嬉鬧起來,雙雙告訴她鮑仁是來找淨瓶的,對他很重要,她決定幫他一起找,小翠給她想了想辦法。  翌日,鮑仁從當鋪看看有人當瓶子沒,老闆說最近當鋪的瓶子都被人贖走了,鮑仁在想怎麼回事,有一個掌櫃的告訴他都被人買走了,鮑仁決定去城頭看看怎麼回事。鮑仁在途中看到一張告示,決定去萍和樓一看究竟。很多人都拿著瓶子在萍和樓等著見尹雙雙,錢青青無意中聽到了,就想著把嚴忠書和鮑仁叫來看熱鬧。錢青青去叫嚴忠書,可是沒見著,很是生氣。原來是錢夫人把嚴忠書鎖了起來,不讓他去見尹雙雙。嚴忠書對母親說自己已經想開了,和雙雙已經不可能了,  官府的人來到萍和樓,小翠讓他們排隊,不一會,雙雙出來了,官府的人把孟大人的的邀請函給她,可是被尹雙雙拒絕了,官府的人很是生氣。孟大人知道後,決定從長計議,同時也知道了雙雙也在找淨瓶,就擔憂起來。孟浪想得到淨瓶,就是希望自己能當上皇上。  錢青青來茶園找鮑仁,告訴他萍和樓有好戲看,就拉著他去了。青青在茶園被小茶樹精整治一番,摔倒在鮑仁懷裡,兩人不好意思起來。青青在鮑仁屋裡洗起臉來,鮑仁看著她,想起了小青,心裡別有一番滋味。兩人聊起感情的事來,鮑仁勸她對雙雙姑娘不要那麼介懷,她已經得到嚴忠書了,可青青不這麼認為,說自己不願意跟他結婚,他不是自己喜歡的人。錢青青說自己也不願意輸給尹雙雙,誰讓嚴忠書不把她放在眼裡。錢青青對鮑仁說萍和樓前有許多男子,鮑仁讓她帶自己去找嚴忠書。  兩人來到嚴家,對嚴母說是嚴忠書得朋友,嚴母叫了兒子出來。鮑仁跟他解釋清一切,要他女裡爭取自己幸福,可嚴忠書聽不進去。晚上的時候,鮑仁唉聲歎氣,很是糾結。小茶樹精說鮑仁不敢面對自己的感情,鮑仁也不明白自己的感情。  雙雙仔細挑選著瓶子,想像著鮑仁說的樣子去挑選,很是很是認真。青青回到家中,想著鮑仁的樣子,心裡很高興。鮑仁在地攤前發著呆,想著雙雙姑娘,一會看懂了嚴忠書。雙雙在沐浴,那幅畫竟然神奇的飛到她屋中,很是神奇。

第19集
  小暖暖在街上被一群孩子欺負著說她是野孩子,被鮑仁看到了,就把那群孩子趕走了,暖暖對他說要找娘,鮑仁心疼的抱起她。不一會,暖暖的爹來找她了,他對鮑仁說暖暖的娘已經去世了,他準備帶暖暖去娘的墓前看看,讓暖暖知道事實,鮑仁給了他一定銀子。鮑仁看著小暖暖遠去,又想起了自己暖暖的樣子。  雙雙看到了那幅畫,很是高興,就把它懸掛屋內。嚴忠書拿著瓶子要來見雙雙,可雙雙不願意見他,但是嚴忠書就是不肯走。沒辦法,雙雙就在窗戶那看了一會。沒一會兒,天就下雨了,萍和樓門前拿著瓶子的那些男子都走了,可嚴忠書就是不肯走。雙雙只好叫小翠那一把傘給他,並讓小翠跟他說已經沒什麼好跟他說的了,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肯見他的。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嚴忠書跪在萍和樓門前,向雙雙承認錯誤,可雙雙就是不願意見他,他就一直那麼在外面跪著,直到雨停。雙雙出來了,嚴忠書求雙雙給他機會,可雙雙說一切都不可能了,她心裡已經有別人了,她已經愛上別人了,嚴忠書很是生氣。這時,孟浪的下屬拉來了一車瓶子給雙雙,被嚴忠書看到了,以為雙雙又攀上了高枝,就又將她羞辱了一番,嚴忠書瘋了似地把孟浪送來的瓶子都砸了,嚴忠書被孟浪的人打了一頓,鮑仁出來救了他,嚴忠書傷心的走了。  雙雙請鮑仁去萍和樓喝杯熱茶,可鮑仁拒絕了。這時,小翠很是生氣,覺得鮑仁不尊重她家小姐,就很是生氣的吧小姐幫他找瓶子的事都告訴他,鮑仁很是感激。鮑仁說i應該有自己找淨瓶,不勞姑娘費心,雙雙很是難過。  嚴忠書回家後就病了,嘴裡一直不停的叫著雙雙的名字,嚴父知道了忠書得罪孟大人的事,很是生氣。鮑仁想起了雙雙時,在湖裡看到了小青的影子,很是想念她,很想找到淨瓶趕快回去就奶娘、暖暖他們。  老茶樹精叫濟公給他看鮑仁現在的情形,很想鮑仁。嚴太守來見錢老爺,求他救救自己的兒子。嚴母去監牢裡看自己的兒子,忠書求自己的娘能讓自己娶雙雙,可是嚴母不答應,並說沒有他這個兒子……

第20集
  晚上,錢青青偷偷從自己家溜出去的時候,看到嚴忠書得爹來到自己家。嚴太守來到錢家,請錢老爺救救自己的兒子。嚴太守對錢老爺說自己很是不好意思。錢青青偷聽兩人的談話,嚴太守覺得錢老爺跟孟浪走的比較近,應該可以幫上忙,錢老爺讓嚴太守投其所好,就是將尹雙雙獻給孟浪,這話被青青聽到了。  青青跑到萍和樓,把聽到的話告訴雙雙,說嚴太守要拿她交換嚴忠書,叫她快離開這兒。雙雙問她為什麼要幫自己,青青說只是自己爹出的主意,她只是不想自己的爹造太多的孽,再說自己根本不喜歡嚴忠書,自己喜歡鮑仁。雙雙不肯走,說自己沒地方可去。青青見很多官兵來了,就拉著雙雙姑娘逃走了。  一早,鮑仁被噩夢驚醒,感覺雙雙可能出事了,就去找她。鮑仁來到萍和樓,見到屋裡被翻得亂七八糟,在桌上看到了自己畫的那幅畫,畫上還有那首詩,又回憶起之前奶娘和小茶樹精說的話,知道了雙雙就是神仙姐姐,之前的那副仕女圖就是自己畫的。  嚴太守的人沒有抓到雙雙,知道了是錢青青報的信,很是生氣。鮑仁找小茶樹精幫忙,問他畫的事是怎麼回事,並讓他用法力看看雙雙在哪。小茶樹精告訴他在忘情谷,鮑仁連忙去找。鮑仁在忘情穀旁邊看到雙雙的手帕,以為她出什麼事了,很是著急。可一會,就在穀旁邊找到雙雙,看到她暈倒了,就把她抱回家了。雙雙身子涼的厲害,鮑仁抱起她給她取暖,無意中看到她身上佩戴的那個小淨瓶。一會兒,雙雙就醒了,兩人很不好意思。  鮑仁問起雙雙脖子上帶的那個瓶子的事,雙雙說那是自己的護身符,是自己爹娘留給自己的。孟浪接到一封密信,原來是雙雙有事要見他。鮑仁卻不知道雙雙走了,並把瓶子留給了他。鮑仁拿著瓶子來到忘情穀決定回去。  鮑仁在回去的途中掉到了一個洞裡,碰到了兩個奇怪的人,原來是牛鬼蛇神。雙雙約見了孟浪,雙雙就是為了救嚴忠書,只好自己委屈的和孟浪見面。孟浪行為很是不端正,雙雙替嚴忠書求情,孟浪無意中向雙雙打聽淨瓶的事,雙雙說自己已經給了朋友,孟浪向她打聽淨瓶的下落……

 

分集劇情

 


第21集
  孟浪無意中從雙雙提到淨瓶,就連忙向她打聽淨瓶的下落,雙雙說自己也是幫朋友尋找的,自己已經找到了,那個淨瓶對自己是個平凡的東西,她感覺到了孟浪似乎很著急尋找那個淨瓶,孟浪說自己喜歡收藏一些奇珍異寶。雙雙請他放了嚴忠書,可孟浪向她尋要淨瓶作為交換。雙雙說淨瓶已經送給了朋友,並且那個朋友已經離開了。  鮑仁帶著淨瓶跳下忘情谷時無意中來到了陰曹地府,自己被兩個小鬼抓了起來,不知如何是好。鮑仁對那兩個小鬼說自己絕不能死,自己還要回杭州救人,兩個小鬼在生死簿上查找鮑仁的名字,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公主還在龍宮裡想著三太子,很是癡情。濟公和老茶樹精喝著酒,結果吵到了公主,公主上岸偷聽兩人的談話,知道了鮑仁還沒有死,還在繼續尋找淨瓶,很是生氣。老茶樹精放心不下鮑仁,請求濟公帶他去天上看鮑仁的情況,公主跟了過去,知道了一切,決定繼續找鮑仁報仇。  閻王爺醒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濟公來陰曹地府找到了鮑仁,跟閻王爺說了鮑仁是被天上貶下來的,給他送了幾壇酒,才把鮑仁帶走了。鮑仁覺得自己很是委屈,覺得自己已經受夠了,濟公安慰起他來,讓他好好處理一切。濟公指點鮑仁要到那副畫像,才能回去。鮑仁無奈,只好又回到了錢塘郡。  雙雙想要回去,可是孟浪對她說自己想要和她成為知己,自己對他很是崇敬,不在乎她的過去,可是被雙雙委婉的拒絕了,可孟浪還叫她認真的考慮一下,並說嚴忠書已經放回去了。孟浪讓雙雙好好考慮她的建議,孟浪的手下對他說瓶子的事時,被雙雙偶然聽了一些。  老茶樹精被公主抓住了,可濟公不知道。鮑仁回茶園找自己挑忘情谷時帶的小青的畫像,可是沒有找到,自己難過起來,小茶樹精問他怎麼了,鮑仁告訴他自己要畫像。鮑仁去找尹雙雙,結果聽到大家在街頭對尹雙雙議論紛紛,很是生氣。尹雙雙回家後就生病了。很多人都對尹雙雙指指點點。  鮑仁拿著淨瓶來找尹雙雙,雙雙見到鮑仁很是高興,鮑仁來問她是否看到了自己的那副仕女圖,雙雙說自己看到了,畫中是青青姑娘,但是自己看後放回原處了,並沒有拿走。可是鮑仁似乎對她有些不滿,說自己似乎看不透她的面目,這話讓雙雙聽了很是難過,鮑仁決絕的走了,雙雙氣的吐血了……

第22集
  鮑仁決絕的走了,雙雙聽完鮑仁的一席話,很是難過,病的吐血了,小翠端來熱茶看鮑仁生氣的走了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回房內看到小姐哭的很是傷心,就問她是怎麼回事,雙雙說鮑仁不相信自己,也認為自己是那種放蕩的女人,根本不給自己解釋的機會,哭的很是傷心。小翠連忙安慰小姐起來,讓小姐不要在乎這些,可是雙雙說鮑仁跟其他人不同,不願意鮑仁誤會他。小翠就去找鮑仁回來,讓小姐跟他解釋清楚。  公主抓了老茶樹精,問他鮑仁在哪,。老茶樹精不告訴她,公主很是生氣,這時,小青來救了老茶樹精,接著,二人便打了起來,公主要殺小青,可是小青沒有還手,公主沒有殺她,小青對她說道一番,說自己明白了愛是怎麼一回事,小青說自己是真的愛上了鮑仁,公主沒有殺她,要她活著感受那種生離死別的滋味,小青求她放過鮑仁,公主不肯,說完就走了。公主遇到了濟公,就問他鮑仁在哪兒,濟公沒有告訴她,要她放下執念,可公主不肯,說只要能殺了哪吒,自己在所不惜,無論濟公做什麼都沒辦法阻止她。  小翠來茶園找鮑仁,可是沒有找到。鮑仁來到忘情穀,對著天上大聲的咆哮著,被錢青青聽到了,錢青青看到鮑仁跳到湖裡了,就去救他。鮑仁在湖裡看到錢青青,就想起了那日在龍潭裡小青救他的情景。錢青青體力不支,鮑仁把她從湖里拉了起來。鮑仁抱著錢青青時,被找來的小翠看到了,很是生氣。  鮑仁抱著錢青青,原來他把錢青青當成了小青,還說出了要娶她的話,錢青青很是高興,就拉著鮑仁要去見她爹,鮑仁這才明白眼前的女子是錢青青,而不是小青,自己並沒有離開錢塘郡。鮑仁對她說自己要找一幅畫,原來那幅畫被青青拿走了,鮑仁卻不知。錢青青跟她說起雙雙是為了替嚴忠書求情才去找孟浪的,後來的一切都是孟浪設計的,鮑仁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雙雙。  茶祖宗無意中也來到了錢塘郡,遇到了鮑仁,鮑仁很是高興,可是兩人沒有畫像都回不去。鮑仁很是生氣,把淨瓶扔到了湖裡。小翠帶著嚴忠書回到家中看到雙雙暈倒了。濟公也來到了錢塘郡,找到了茶祖宗,要帶他回去。  雙雙病的很嚴重,並須要靈丹妙藥才能救活她,小翠想起了淨瓶的事,就去還早鮑仁了,鮑仁想起瓶子被自己扔了,就趕緊跳湖裡去找,嚴忠書也跳下去找了。瓶子找到了,嚴忠書拿著瓶子的藥救了雙雙,可鮑仁卻落在了水裡。雙雙醒了,小翠對她說了鮑仁的不是,可是雙雙覺得有什麼誤會,很是難過。一早,小翠去湖邊打水,看到了鮑仁,以為他死了,其實鮑仁沒有死,小翠讓鮑仁快走,不想看到他……

第23集
  鮑仁來找嚴忠書,可是沒見到,嚴忠書被他爹關在家裡反省。嚴太守讓忠書準備一下去錢家提親,可是嚴忠書不同意,他跟他爹跪了下來,像他爹講述了一切,覺得都是他的懦弱造就了今天的一切,嚴太守很是生氣。  鮑仁來錢家找錢青青,可是也沒見到。錢青青對自己爹自己不想嫁給嚴忠書,錢父說如果不嫁給嚴忠書就成全了尹雙雙,將來怎麼嫁人,錢青青說以前是自己不懂感情,自己現在已經有喜歡的認了,她爹問她是誰,青青告訴他是鮑仁,是一個茶農,錢父一聽說是門不當戶不對,就不同意。青青說自己已經跟他私定終身了,錢父一巴掌打了過去,並把錢青青鎖在了家裡,不准她出去。錢青青很是生氣,著急,不知如何是好。  孟浪聽說了淨瓶能夠起死回生,就叫屬下趕快去尋找,一定要找到。錢老爺在房裡自言自語,拿著去世的夫人的手帕念叨著,說自己也是希望女兒過得好。錢夫人聽到了錢老爺在念叨著去世的夫人,很是生氣,覺得自己很委屈。  鮑仁在茶園裡對小茶樹精講述著自己在杭州的一切,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災星。鮑仁此刻明白了自己想著救以前的人,卻不知珍惜身邊的人,就決定好好珍惜現在身邊的人。  錢夫人拿著吃的來看青青,青青知道自己爹是真的生氣了,她對錢夫人說自己是真的想跟鮑仁在一起,鮑夫人心裡有自己的小打算,青青想讓錢夫人替自己向爹求情,錢夫人想著青青出嫁後錢都是自己的,就決定成全她。  鮑仁采了茶,做了茶湯給雙雙送過去,想給她治病,可是小翠不讓他進去,並對他諷刺一番,小翠不讓他進,但是接過了他手裡的茶湯,端進屋裡就把茶湯倒了。鮑仁還在炒著茶,嚴忠書過來茶園找他了,請求他原諒。鮑仁沒生他的氣,他讓嚴忠書替自己把茶湯送給雙雙,並對他說小翠不肯原諒他。鮑仁從嚴忠書口中知道了青青被關了起來,覺得是自己對不起青青,想著去救她出來。  青青在家裡想著鮑仁,不肯吃飯。雙雙躺在病床上也回想著和鮑仁在一起時的情景,再想想和鮑仁的誤會沒有解開,心裡很是難過。孟浪收集了很多瓶子,可都不是淨瓶。孟浪找來錢老爺,對他說尹雙雙有個神奇的瓶子,想借他之手把瓶子奪過來。鮑仁扮成道士來到錢府,見到了錢夫人,隨口亂說一通,把她嚇暈了,然後來到青青房間門口……

第24集
  鮑仁和錢府的下人來到廚房門口,他隨意找了個藉口把那些下人支開了。青青在房間裡大叫著,叫下人放自己出去,她要找自己的爹有話要說,鵝考下人說老爺不在家,她又叫下人給自己找點吃的。小茶樹精在青青房裡,說她粗魯,青青不知道是誰在說話,小茶樹精舉得很奇怪,青青怎麼會聽到他的聲音。小茶樹精現身了,青青被嚇暈了過去。鮑仁把廚房點著了,錢家的下人都去救火了,鮑仁就趁機來到青青房間把暈了的青青背了出去。  可是很快錢家的下人都追了出來,鮑仁帶著青青躲了起來,剛巧這時青青又醒了,見到鮑仁很是高興,錢府的家丁追的很緊,這時,嚴忠書出現了,救了他們。嚴忠書把他們帶到萍和樓,鮑仁無奈,只好進去了。雙雙早已經在門口等著了,並給他們收拾好了房間。錢青青和雙雙和好了,青青向雙雙道歉,為自己以前的不懂事向她道歉,雙雙原諒了她。錢青青跟她說自己喜歡鮑仁,要和他在一起,雙雙聽了很不是滋味,心裡很難過。鮑仁和嚴忠書也好了,兩人不再爭執了。嚴忠書告訴了鮑仁雙雙喜歡的是他,鮑仁說嚴忠書真的跟嚴豐一樣。  小青拿著乾坤圈在龍井山上哭著,很是想念鮑仁,在想鮑仁為什麼還不回來。老茶樹精對小青說鮑仁好的很,有些事還是放下的好,可是小青一直要等到鮑仁,老茶樹精無意中告訴了小青鮑仁和青青在一起的事,小青很是難過,在想鮑仁以前跟她說的話,決定跟鮑仁恩斷情決絕,一定要在中秋之前救姐姐出來。  鮑仁睡覺時念叨著小青的名字,雙雙聽到了。雙雙把淨瓶給鮑仁,鮑仁說先讓她把瓶子保管著,等他找到畫像再拿走。這時,青青來了,看到雙雙在此有些不高興。錢老爺在房間裡念叨著青青,孟浪在此刻來了。孟浪知道青青離家了,就來找錢老爺說幫他找,就又向他提起淨瓶的事,並提起鮑仁,還冤枉他說鮑仁是偷竊皇宮寶物的盜賊,錢老爺相信了,孟浪想拿青青做藉口,說她被鮑仁劫持,以此捉拿歸案,並說嚴太守可能與此有關聯,不知情的錢老爺被孟浪蒙在鼓裡,被他利用著。  孟浪找到了青青的下落,知道了她和鮑仁躲在萍和樓裡,決定利用錢老爺抓住鮑仁。青青知道了自己爹打算跟自己脫離父女關係,想讓鮑仁帶自己走,雙雙見到青青和鮑仁在一起,心裡很難過,嚴忠書在一旁安慰她。

第25集
  錢家的下人偷偷跟蹤鮑仁來到龍井山,想要鮑仁殺掉,鮑仁在屋內照著自己的畫,這時,小茶樹精偷偷進來了,鮑仁還以為是盜賊,結果一下子把他打暈了,鮑仁又想著出去幫他喊魂,其實小茶樹精是故意騙鮑仁的,想看看鮑仁在不在乎自己。  錢家的下人想要殺掉鮑仁,可是又不敢,就把茶園點著了,想燒死鮑仁,鮑仁去後山幫茶樹精喊魂,可看到自己的房子著火了,就連忙回去看是怎麼回事。青青在看鮑仁給雙雙畫的畫,無意中又說起了另一幅畫,雙雙就問她知道那幅畫在哪,青青支支吾吾說自己不知道,她告訴雙雙她要和鮑仁回龍井山了,雙雙告訴青青鮑仁和她們不一樣,鮑仁身上有很重的擔子,可是青青就是不明白。鮑仁回來告訴她們茶園別人燒了,青青知道是自己的爹,很是難過。雙雙問鮑仁是不是還沒有告訴青青他來自八百年後的事,鮑仁承諾了。他們約定第二日中秋去賞月。  青青在房間裡哭著,鮑仁決定找個機會告訴青青一切。鮑仁對小茶樹精傾訴自己看到茅草屋被燒,自己那一刻心裡很難過,希望她們都好好活著。小茶樹精告訴鮑仁青青能聽到他說話,鮑仁覺得有些奇怪。老茶樹精和濟公在天上看著鮑仁的情形,在想著中秋之日小青要去救白蛇,不知該怎麼辦。小青看著雷峰塔,對姐姐說自己要救她,自己已經忘了鮑仁,可白蛇勸她不要這樣做,要找尋自己的幸福。小青不肯。  中秋之日,鮑仁和忠書、雙雙、青青在街上遊玩著,她們來到河邊看著花燈,看著天上的孔明燈,很是高興。鮑仁一路追著青青,讓她不要亂跑,可青青要去看燈,鮑仁隨她去了。鮑仁和雙雙聊了起啦,忠書給雙雙買了一個花燈,在河邊放了起來,這時,鮑仁感覺情況有些不對,就連忙去找青青,讓他們不要回萍和樓。  鮑仁和那些人打了起來,青青在一旁很是擔心,衙門來人把青青抓住了,鮑仁只好束手就擒,雙雙不聽嚴忠書的話,要回去找他,給他送淨瓶,鮑仁他們被抓了起來,雙雙很擔心。  雙雙知道這一切是孟浪幹的,就去找他問他到底想要什麼。青青被綁回錢家,青青很是生氣,一直叫著要出去。  嚴忠書聽說萍和樓被自己的爹封了,就連忙去看。雙雙和小翠已經逃走了,嚴太守在萍和樓看到雙雙寫的字,又稱讚起她來,覺得以前是自己太武斷了。嚴忠書來找自己的爹,說萍和樓不能封,嚴太守被自己的兒子說的很是為難,說自己無能為力,小翠在旁邊看到了,忠書給自己的爹跪下了,嚴太守就沒有封萍和樓,並且告訴忠書尹雙雙不在屋內。  錢青青生病了,錢老爺忙著照顧她,青青一醒了就要找鮑仁……

 

分集劇情

 

第26集
  錢青青被她爹帶回家就生病了,她爹照顧了她一晚上,青青醒了之後就開始找鮑仁,讓自己的爹去救鮑仁,錢老爺不肯,告訴自己的女兒鮑仁是一個到皇宮裡偷寶物的江洋大盜,可是青青不相信。小翠來找青青,可是被錢夫人拒之門外  鮑仁被孟浪抓了起來關在牢裡,鮑仁看到孟浪後,想起了殺他家人的國師,鮑仁問他為什麼抓自己,孟浪沒有說出個所以然,而是要他交出該交的東西,鮑仁不知是何物,並告訴他不要傷害自己身邊的人,否則會字食惡果。  雙雙在街上看到了要審理鮑仁的告示,很是擔心,她自己也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嚴忠書來了,把雙雙帶到萍和樓,說那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嚴太守沒有封萍和樓,並且對孟浪又很大的意見,同時也覺得以前是自己太武斷,不該那麼為難自己的兒子,並又在夫人面前稱讚了了尹雙雙。不一會,下人就來報說孟浪帶人占了衙門,嚴太守連忙去看。問孟浪為什麼這樣做,孟浪說從今天開始衙門就由他接管,並說皇宮丟失寶物一案由他接管,嚴忠書也要接受問案,嚴太守覺得很是不公平,很是生氣。  雙雙回家後感覺事情很蹊蹺,覺得這一切都是孟浪故意這麼做的,但不知道孟浪到底是什麼目的,小茶樹精聽到了尹雙雙的話,小翠能看到小茶樹精,下的暈了過去。嚴太守讓下人收拾東西,去叫忠書回來,把他送走,以防被孟浪抓走。  嚴忠書和雙雙在想孟浪到底想做什麼,小茶樹精在一旁很是著急。他來到了錢府,偷聽到了錢夫人和錢老爺的談話,錢老爺覺得孟浪太狠,錢夫人提醒他嚴太守一旦被撤職,他就能接任了。嚴忠書回家來了,他爹告訴了他一切,說孟浪要抓他辦案,自己要送他走,可是忠書不肯,這時,孟浪帶著官兵來抓嚴忠書了,嚴太守很是生氣,嚴忠書和孟浪爭執起來,孟浪把嚴家一家人都抓了起來。  小茶樹精來找青青,青青不害怕他了。雙雙一直在想孟浪到底是想要什麼,可是都沒有想明白。小茶樹精告訴青青他爹在她碗裡下毒,是害怕她出去找鮑仁。小茶樹精告訴了她鮑仁有自己的事要做,她不屬於這個地方,可青青就是不明白,還告訴她嚴家一家人都被抓了起來,都是因為她爹,青青不知如何是好。  小青和小茶樹精來到被毀的茶園,青青向小茶樹精替自己的爹道歉,青青讓他帶自己去找鮑仁,可是小茶樹精也不知道鮑仁被關在哪兒,青青說去萍和樓,可是小茶樹精說小翠能看見自己,還被自己嚇暈了,不能再去了,兩人不知如何是好了…

第27集
  夜晚,雙雙拿出淨瓶在想孟浪這麼做可能就是為了它,不知道這個小小的瓶子到底有什麼神奇的地方,她心想如果拿瓶子去換鮑仁的話鮑仁就回不了杭州了,如果不給孟浪的話自己又不知道如何就出鮑仁。這時,青青來找雙雙了,青青哭了。  一早,雙雙看著那幅畫像獨自落淚,雙雙叫來青青,跟她說一會嚴忠書來了就和他一起商量救鮑仁的事,青青告訴她忠書一家人都被孟浪抓起來了,孟浪心狠手辣,恐怕要趕盡殺絕。雙雙告訴青青,鮑仁和她們不一樣,只要有淨瓶和畫有小青畫像的那幅畫就能回到杭州了。青青捨不得鮑仁回去,但是雙雙告訴她只有這樣才能就鮑仁,並告訴她要找到那幅畫。雙雙說自己要去見一個朋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就把淨瓶給了她,要她一定要找到畫像,救出鮑仁。青青問她要去哪裡,雙雙沒有告訴她。青青拿著淨瓶回去找畫像了。  鮑仁和忠書在牢裡,鮑仁像忠書道歉,說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出現,忠書說這都是孟浪島的鬼,和他無關。鮑仁告訴他,如果自己能出去,雙雙和青青就拜託給他了,忠書不解,不知道為什麼鮑仁會這麼說。青青回到家找到了那幅畫像,原來是她去茶園的時候拿回來的,青青想起雙雙說的話,就準備拿著畫像和淨瓶去找鮑仁,這時,被錢老爺叫住了。錢老爺告訴青青忠書一家被孟浪抓起來了,要再為青青找個婆家,青青說自己要嫁給鮑仁,可錢老爺不同意,決定把女兒嫁給孟浪,青青很是生氣,跟自己的爹吵了起來,青青又被關了起來。青青哭著求自己的爹讓自己再見鮑仁最後一面,自己什麼都答應他。  雙雙也準備去見孟浪,想要就出鮑仁和嚴忠書,並告訴小翠如果有一天鮑仁回來找自己,不要告訴他自己去找孟浪了,因為自己不想阻攔鮑仁回到杭州,小翠答應了。  雙雙來找孟浪,正碰巧孟浪和李大人在喝酒,原來那李大人也是好色之徒,對雙雙垂涎三尺,雙雙來替鮑仁求情,孟浪有意為難她,雙雙故意說自己願意拿出自己的全部身家嫁過來,只要孟浪願意,孟浪知道雙雙說的是淨瓶,有所猶豫。  青青來牢裡見鮑仁,把淨瓶和畫像交給鮑仁,鮑仁很是感動,鮑仁運用法力,變出鑰匙,要青青等自己出去以後放忠書一家人出去。鮑仁真的逃走了,孟浪和李大人正喝酒,雙雙在一旁彈曲,被李大人戲弄著,很是難過

第28集
  雙雙被李大人戲弄著,為難的喝著酒,心裡很是難過,孟浪在一旁陰險的笑著。  鮑仁逃了出去,官兵在後面追著,可是沒有追到,小茶樹精跟著鮑仁,鮑仁叫他出來,跟他說自己要回杭州了,畫已經找到了,走之前自己要去個地方,小茶樹精知道他要去萍和樓找雙雙姑娘,就說自己先回龍井山等他。  鮑仁拿著淨瓶,想要來萍和樓見雙雙,在門口碰到了嚴忠書,忠書問他為什麼不進去,不知情的鮑仁說雙雙不在,兩人便在萍和樓門前聊了起來,鮑仁問他以後的打算,他說要先把爹娘安頓好,再回來找雙雙,不管她是否接受自己。鮑仁說自己要回去了,以後雙雙和青青就拜託給他了,忠書告訴鮑仁青青答應她爹要嫁給孟浪,鮑仁心裡有些難過,兩人就此告別了。忠書告訴他如果有來生的話他們還要做好兄弟。  雙雙還在為難的陪著李大人喝酒,孟浪在一旁得意的笑著。青青被自己的爹帶回家去了。鮑仁來到忘情穀,拿出畫像和淨瓶,在心裡和雙雙、青青、忠書告別,說自己要回到杭州,實現自己的諾言,會把他們永遠記子在自己的心裡。  鮑仁跳下忘情穀,回到了杭州,見到了茶祖宗和濟公。小青在西湖邊走著,看著雷峰塔鮑仁拿著乾坤圈來找小青。小青跪在塔前,對姐姐說都是自己不好,限於兒女私情,丟了淨瓶不能就救姐姐出來,自己決定離開,隨鮑仁而去。這時,鮑仁會茶園來找她了。龍宮的公主又來找鮑仁,鮑仁有所察覺。公主要殺他,兩人打了起來,鮑仁知道暖暖他們都是她殺的,兩人打得很凶。濟公算到小青要去跳忘情穀,大叫不好,小青跳了下去,鮑仁聽到了小青的聲音,就分了神,被公主打傷,濟公救了他。鮑仁準備去找小青。公主很是生氣,決定淹了杭州,叫杭州的百姓跟他一起陪葬。濟公叫鮑仁和他一起先去救杭州的百姓,鮑仁拿出淨瓶,吸幹了湖水,公主被打暈了,杭州的百姓得救了。  鮑仁來找小青,觀音大士救了小青,並收走了淨瓶,小青醒了,見到了鮑仁,問他自己是怎麼了,鮑仁說自己回來了,淨瓶已經送回去了,觀音大師告訴她人妖不同界,可是小青不滿。鮑仁告訴她以後兩人要好好生活,小青說不可能了,自己是妖,而他是神仙。小青又去找觀音大師要淨瓶,可是卻被觀音收了誦經念佛,鮑仁很難過。  觀音告訴鮑仁小青的前世犯下孽障,自刎於人前,併發下重誓,絕不為人,所以今世才會為妖,這都是前世種下的惡果。鮑仁決定回到錢塘郡改變小青的前世,可是觀音大師告訴他回天上的時間已經到了,時辰已過,叫他好自為之。鮑仁又跳下忘情穀,回到錢塘,並知道了小青的前身就是錢青青。公主對觀音大士說自己不服,觀音大士就派她前去一看…

第29集
   觀音大士告訴鮑仁小青的前世就是錢青青,就送他回到了錢塘郡。公主也追到鮑仁到南齊錢塘郡,是觀音大士送她來看清一切的,她只能看不可為,否則枉生之路必定灰飛煙滅。  鮑仁回到了錢塘郡,公主也跟來了。鮑仁急著去找青青,他在路上看到了成親的隊伍,知道了是孟浪在成親,娶的是青青。鮑仁叫青青出來,可是被官府的人痛打一番。鮑仁說自己是帶她走的,叫她不要嫁給孟浪,和自己一起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這時,轎子裡的新娘走出來了,鮑仁一看是小翠,鮑仁問她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是他,雙雙去哪了,小翠恨恨的罵著鮑仁,說小姐拿著自己的清白去換他的性命,可他卻不知恩圖報,還說是青青救了他,並說今日是他負了他們家小姐。公主俯身到小翠身上了。公主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青青知道鮑仁回來了,很是高興,一路上都在喊著鮑仁回來了。青青來到茶園找鮑仁,可她不知鮑仁去錢府找她了。青青沒有找到鮑仁,就在門前坐了下來,小茶樹精在遠處看著。,告訴他後茶樹園有人在等著她,原來是雙雙被小翠綁了起來,青青問她是怎麼回事,雙雙還沒來得及說,鮑仁就回來了。鮑仁深情的向青青的告白著,說要帶她離開,因為他知道了青青就是小青的前世,要和她永遠在一起,雙雙在一旁聽著很是難過。青青準備回去跟自己的爹告個別,鮑仁說要和她一起回去,青青說不用,雙雙一定還有很多話要對他說,就走了。  鮑仁看著雙雙,要她好好照顧自己,雙雙問他為什麼要回來,他說這次自己是回來救小青的,小青的前世就是青青,並告訴她在杭州發生的一切,說自己一定要救她,不論付出任何代價。雙雙叫他回去趕快找青青,要一直守著她。兩人約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青青回到錢家,在門口碰到了小翠,小翠告訴了她一切,說孟浪要抓自己,因為自己替小姐出嫁,小翠被帶走了。青青害怕連累自己的爹,就一起被抓走了。  鮑仁沒等到青青,告訴雙雙自己白天遇到小翠嫁給孟浪,雙雙說小翠是替自己嫁給孟浪的,鮑仁問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之前是青青,現在有事她,雙雙不肯告訴他實情。鮑仁還是知道了一切,對雙雙很是感激。  青青來找孟浪,告訴他他們的婚事有誤會,自己是不可能嫁給他,請他放過自己的爹,青青故意騙他說自己已經跟嚴忠書私定終身,孟浪就將青青關了起來。雙雙也來找孟浪了,想救出小翠和青青,說自己將帶著淨瓶嫁給他。孟浪同意了。  雙雙出來告訴鮑仁青青也在裡面,鮑仁要去救她,雙雙說自己已經跟孟浪定好條件了,就和忠書拉著鮑仁先回萍和樓了。孟浪把青青關了起來,猜想淨瓶肯定在鮑仁手裡,決定到時候用雙雙和青青威脅鮑仁拿出淨瓶……

第30集
   狡猾的孟浪把青青關了起來,猜想淨瓶肯定在鮑仁手裡,決定到時候用雙雙和青青威脅鮑仁拿出淨瓶,並說淨瓶自己勢在必得,一定要得到淨瓶。孟浪想要侮辱青青,不遵守自己與雙雙的承諾。孟浪來到青青的房間侮辱她,青青拿出簪子準備自殺,叫孟浪放開她。孟浪反分開青青,卑鄙的說如果她不順從自己,自己只好拿她爹公事公辦了,青青害怕他傷害自己的爹,只好痛苦的從了孟浪。  嚴忠書拿出孟府的地圖,說孟府以前是自己家的宅院,和鮑仁商量著怎麼救出小翠和青青。雙雙第二日叫鮑仁趁著自己和孟浪拜堂的時候救出青青,然後逃走。鮑仁不肯,說那樣雙雙、小翠、忠書就會被連累,會被孟浪抓起來的。嚴忠書自己會有辦法救出雙雙的,鮑仁只好同意了。  孟浪卑鄙的侮辱了青青之後,並讓下人準備好明天迎娶雙雙之事,同時吩咐下人以莫須有的罪名將錢老爺的財產全部沒收,將錢家的家眷全部充軍,青青知道後很恨孟浪。孟浪的下人帶著官兵來抄錢家,把錢家的人都關了起來,並讓青青第二日看著自己拜堂。  第二日,孟浪迎娶雙雙,鮑仁和忠書扮成抬轎子的轎夫混進錢府。鮑仁去救青青,對忠書說一定要照顧好雙雙。鮑仁來找青青,可是找到了小翠,小翠是被公主附了身,鮑仁有所察覺。鮑仁救小翠出去,小翠不肯走,小翠也不知道青青被關在哪。  兩人拜堂時,雙雙叫孟浪放人,孟浪說為時過早,這時,孟家的下人對孟浪說小翠被人救走了,孟浪掀了雙雙的蓋頭,很是生氣,雙雙叫他放人,並假裝拿出淨瓶威脅他,叫他帶出青青。孟浪告訴她自己已經侮辱過青青了,雙雙見到青青,很是難過。  雙雙求孟浪放了青青,讓鮑仁帶她走,自己留下來和孟浪成親。鮑仁帶青青走時有所猶豫,就回去拉著雙雙一起走,青青沒有跟鮑仁走,因為她知道了鮑仁的選擇。青青拿著簪子要去殺孟浪,結果鮑仁擋了過來,說她不可以犯下殺戒,公主看到了這一切,很難接受這是真的,最終灰飛煙滅。  孟浪要去殺青青,雙雙替他擋了一刀,青青很是不甘,還是拿刀將孟浪殺了,然後自刎人前並發誓永世不願為人,最終鮑仁沒能改變小青的命運,雙雙也死了。  鮑仁回到天庭,觀世音收了尹雙雙隨她誦佛念經,青青也被觀音大士點化了。鮑仁也終究明白了一切,他來到西湖旁,念起了詩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台劇-陸劇-戲劇介紹-分集劇情

piscesforec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